君王从此不早朝

“挨个检查,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人。”

永宁门城楼上,一名中年大汉高声喊道,“要是混进乾国奸细,我定砍了你们的狗头!”

“是,将军。”有守城的官兵抬头向城头上大声应道。

但也有人不解的问道“既然担心他们中间可能混入乾国奸细,为何还要放他们进城呢?”。

“放你娘的狗屁!难道他们不是我们燕国百姓?你要他们死在乾贼的马蹄下?”一名脸上带着刀疤的中年将领指了一圈瓮城里的数百名难民。

“对,将军说的对。”有守城官兵奉承道。

“去你的!”刀疤将领一脚将那名恭维他的官兵踢下楼梯,不屑道,“要不是大小姐说的,我才懒的管这些难民,如果渤海城守不住,所有人都会是俘虏。”

“唉,是呀,大小姐也是太心善了。”

“不要再唠叨了,赶快检查。”刀疤将领一边朝着瓮城大喊道,一边看着城北十里外的乾国军营。

旌旗蔽日,连营十余里,一眼看不到后方尽头。

永宁门瓮城里,三百名燕国官兵手持寒光闪闪的长刀,分列两排,中间是鱼贯而入的难民。

“你是哪里人?城里可有亲戚投靠?”

“你投靠的亲戚在城里住什么地方?”

“你过来,说的就是你!你怀里装的是什么?”

守城的燕国官兵仔细地检查着每一个人的行囊和包袱,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

轮到谢吴峰时,他身边的王恩生已经吓的双腿打颤,话都说不清楚了。

“我姓左,左毓麟,来自平原城。本是来渤海城做些买卖,结果遇上乾贼来袭,就成这样了。”谢吴峰双手指了指身上的衣袍,神态自若,不似在说假话。

平原左氏,渤海郡东面最大的商贾世家,以贩卖粮草给燕国北疆各军镇发家致富,在北疆有极深厚的人脉。

“你呢?”另一名燕国兵士指了指王恩生。

“他是家仆人,自小就胆子小。”谢吴峰生怕王恩生露出马脚,急忙解释道。

“你是他家仆人?”那名燕国士兵盯着王恩生,语气冰冷道。

“嗯,是的。”王恩生压抑住内心的恐慌,平复心情,从怀里拿出文书递到对面的燕国士兵手中。

“平原左氏?可认得俊方老弟?”

永宁门城楼上一名将领听到城门下士兵的盘查,好奇的问道,目光一直在谢吴峰身上打量。

“正是家叔。”谢吴峰抬头向城楼上抱拳行礼道。

“放他们过去吧。左家的子弟,都是我们燕国的忠良之辈。”城头上传来那名将领吩咐的声音。

他平日没少收平原左氏的好处,左俊方每次来渤海城都会给他们这些守城将领奉上丰厚的拜礼。

既然在城下遇到左氏落难至此,刀疤将领自然也乐得与人为善。

听到将军的安排,检查的燕国士兵也识趣的快速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就直接放行了。

其间,王恩生十分识相的给检查他们两人的士兵各塞了一百两银票。

“走吧,走吧。”两名燕国士兵十分熟练地收好银票,笑着赶人道。

接受完检查,谢吴峰带着王恩生两人来到城中一家裁缝铺子,挑选了几件合身的衣袍。

梳洗打扮一番,一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出现在渤海城繁华的街道上,一袭月白长衫,头上插着一根玉簪,腰挂美玉。

身后跟着一名瘦弱的小厮,富家公子派头十足。

“公子,我们偷偷潜入渤海城是要做什么?”王恩生时不时朝四周瞥一眼,担心被燕国巡街官兵认出来,当成奸细抓起来。

“怕什么?有本公子在,不会有人伤害到你。”谢吴峰负手前行。

昨夜他翻遍了关于渤海城的所有信息,得知城中有一家风华楼,里面会有他需要的炙阳草、火魄果、重楼花、雪见露等珍草。

这些珍贵药草可以使他快速伐经洗髓,早日踏入修炼之路。

若城破之后,他再前往风华楼,会引起军中那些侯爷的警惕,甚至还会引得京都那几位兄弟的警觉,这样反而不好。

因此,谢吴峰打算冒险一试,大不了被抓,凭借乾皇对他的宠爱,定然会安全无虞。

看着城内的景致,谢吴峰啧啧称奇,“渤海城里繁华依旧,与外城兵戈相比宛如冰火两重天。”

渤海城东市,最为繁华的闹市有一座五层楼高的阁楼,正是风华楼所在,四周更是酒肆茶馆林立。

风华楼是燕国最神秘的组织,它们常年拍卖各种珍奇异宝,但谁也没有查出它背后的老板是谁。

因此,不论是燕国官场中人还是江湖中人,都不敢在风华楼中闹事。

前些年,有一位二品武者闯入风华楼大闹拍卖会,抢走一瓶价值连城的丹药。

结果,那位二品武者第二天就被人悬尸在风华楼外的石牌坊下,直到尸体上的血液滴干为止。

和难民们赶了一上午的路,早已饥肠辘辘。

谢吴峰听着肚子咕咕叫,只得先暂停前往风华楼,和王恩生去隔壁的酒肆中用了饭食。

用过饭食之后,仪表堂堂的谢吴峰带着小厮王恩生闲庭信步的来到风华楼前。

“人靠衣装,马靠鞍。”

看着谢吴峰的穿着打扮,正门内接待贵客的一名年轻漂亮侍女轻移莲步,摇曳生姿,一颦一笑都带着和煦春风,将两人迎进风华楼大堂。

“不知公子是想要些什么好东西?丹药?珍草?遗宝还是宝器?”年轻侍女巧笑嫣然的介绍着风华楼内的珍品。

“今天下午有没有拍品?”谢吴峰不想浪费时间,直入主题道。

“公子是想拍些什么东西?”年轻侍女在前引路。

谢吴峰跟在其身后,看着那婀娜多姿的倩影,缓步走向贵宾休息的雅阁。

“在下需要一些药草,就是不知道风华楼有没有?”走进雅阁内,谢吴峰直接坐下,向王恩生挥了挥手。

然后拿起一旁圆桌上的热茶,轻轻啜了一口,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愧是风华楼,雅阁里的茶水也是由雪莲花泡制而成,清凉爽口,入唇甘甜。

另一边,王恩生得到示意之后,轻轻将雅阁房门掩上,然后从怀中掏出谢吴峰提前准备好的草药单子。

看着单子上的珍草名字,年轻侍女眉头紧皱,她从未见到过同时要如此多珍草的贵客。

炙阳草、火魄果、重楼花、雪见露所有的珍草都是几乎要买空风华楼的库存。

“这...”年轻侍女看着名单上的数量,迟疑道,“这个,我要请示一下。还请公子多多包涵。”

“不急,在下等得起。”谢吴峰右手一抬,示意年轻侍女可以去请示了。

“对了,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年轻侍女合上门的前一刻,不好意思的尴尬一笑。

“左毓麟。”

“平原左氏?”年轻侍女好奇的低声道。

谢吴峰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待年轻侍女走后,王恩生擦拭掉额头的汗水,来到谢吴峰身侧低声道,“公子,我们这样招摇过市,不会有危险吧?”

“危险?这样才不会引起别人怀疑。”谢吴峰轻轻拍了拍王恩生的肩旁,将他按到一旁的木椅上,安抚道,“放心,要是有什么危险,本公子第一个先跑。你垫后!”

“啊!”王恩生一脸苦笑,此刻的他肠子的悔青了。

......

风华楼二楼,静室内,屏风后面的少女长发如瀑,身姿曼妙,修长玉腿斜侧在身前,右手抚在琴弦上,左手拿着正是谢吴峰给出的那份清单。

“平原左氏?”

少女眉目如画,肤如凝脂,半露香肩,语气轻柔,不带半点世俗尘埃。

“是的,姑娘。那公子名叫左毓麟。”年轻侍女站在屏风外面,轻声回答道。

“平原左氏何时有人开始修炼武道?”少女眉头稍稍皱起,似有一抹忧愁,不过旋即消散无余。

“要不,奴婢让人先去试探一番?”

“不必,虽然现在燕、乾大战在即,但也不影响我们风华楼做生意。钱货两讫即可。”少女轻轻一挥,那张清单刹那间掠过屏风,飘落在年轻侍女手中。

“是的,奴婢知道了。随后的拍卖中就不安排这几样珍草了。”年轻侍女躬身走出静室。

“不,全部安排拍卖。既然是开门做生意,岂能有失公允?”年轻侍女刚刚关闭静室房门的那一刻,屏风后面传来少女清冷的声音。

随后,静室内传来幽静的琴音,侍女恭敬的关上静室房门,向门外的两名黑袍老者行礼之后,向孙吴峰所在的雅阁走去。

君王从此不早朝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