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今生不行善

戌初又落下小雪,后来渐次大起来,不过一刻钟屋外就积下茫茫一片。

歇山顶檐下簇簇晶莹剔透的冰棱倒悬,这天儿实在冷的邪乎。

皎皎明月高悬时,院中各处掌了灯,长安才领着苏总管进门来。

苏总管是沛国公府的老人,姜护率家眷往幽州赴任驻守时,把他留在了京中打点老宅和祖产。

原本谁家也没有叫外头管事的男人进二门的规矩,可如今国公府上有人口发卖,大宗银子进项或支出,苏总管虽然做主,也少不了要到姜莞面前回禀一声。

故而昌平郡王给他开了这个先例。

姜莞见了他,搭在嵌绿松石紫檀三足几上的手反而收紧三分。

苏总管一双眼极规矩,见完礼仍半弓着腰,沉声道:“姑娘,查到了!”

“快说!”

她有些急促,苏总管更不敢耽搁,匆匆回她:“半年前秦嬷嬷在东郊置良田二百五十亩,商行没有给她掺半亩旱田进去,按照当时京城行情,约要折银八百五十两。

南市罗平街上还有一家鲜果铺子和一家茶点铺子,也是半年多前置在她名下的。

罗平街地段好,人多热闹,那两家铺子又要六百多两。

她上个月还到丰明银号存入了三百七十两银子和一整套赤金镶各色宝石的头面。”

姜莞听到这里,眉眼舒展开来,悬着的心也落回肚子里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赵奕要收买她身边人,多半得从钱财上下手。

而她本来担心赵奕行事滴水不漏,就算给了秦氏钱财上的好处,也不会轻易叫苏总管查出来,届时她便还要从别处费些心思才好狠狠惩办了她的好乳母。

现而今看来,赵奕是根本拿她当傻子。

因觉得她是个好骗的傻子,所以连做这种事都毫不避讳。

他从来没想过她会起疑心,更不会想到她真的派人去查秦氏名下产业。

一旁长安几要把后槽牙咬碎,愤愤不平道:“姑娘,她哪里来的这些银钱!”

秦氏在沛国公府十四年,因是她的乳母,一个月能领到二两月钱,哪怕是她断奶之后,国公府也从没有亏待过她。

逢年过节府中婆子丫头另得赏银,秦氏所得也都是最多的一份。

吃里扒外,狼心狗肺!

姜莞眸中肃冷,吩咐长安和长宁:“去取库房小册来,叫人守住我的院子,不许惊动了郡王府的人,尤其不许人去告诉姑母,都安排妥当后,你们两个把秦氏带来见我!”

·

秦氏上了些年纪,惯常都睡的早,今夜还是被长安和长宁从屋里拽醒了一路带到姜莞睡着的主屋去的。

屋里烧着银屑炭,烘的姜莞面若芙蕖,模样愈发地娇软可人。

她从来仗着奶过姜莞一场,拿乔托大,十分的不肯尊重,见姜莞这幅娇滴滴的模样,那股劲儿更是上来,大摇大摆就上了姜莞的拔步床。

长安和长宁恨得牙根痒,但是姜莞不发话,她两个便也没动作,掖着手立在一旁,不发一言。

姜莞笑吟吟看秦氏:“我想给姑母绣个荷包,这如意纹却无论如何绣不好,所以叫她们去请嬷嬷来。”

沛国公府单给姜莞做针线的绣娘有十二个,可加在一块儿也没有秦氏手巧,是以姜莞学女工那会儿没少叫秦氏指点。

秦氏还是窝着一口气,从姜莞手上接下荷包,直翻白眼剜长安和长宁:“这两个小蹄子风风火火的,外头天寒地冻,也不说等我披个厚袄子,拽了我就过来,欠打的很!”

姜莞托腮看她:“嬷嬷年纪渐次大了,少生些气罢,气大伤身,肝脏郁结,对你没好处。”

她嗓音刻意软下来,是能叫人化作一滩水的绵糯:“今儿回府叫赵奕把我堵在了门口,实在吓坏了我,他做出那样没脸的丑事,羞辱了我,也羞辱了国公府,怎么还有脸来见我。”

小姑娘眼尾泛红,垂下眼皮,瓮声瓮气的:“我想了一下午,进宫见圣人的事情连姑母都不知道,他怎么算准了来堵我的?”

秦氏捏针的手一顿,方才还凶恶的那张脸顿时抽了抽:“许是巧合吧。姑娘怕什么?三殿下横是不会吃了姑娘的。

先前那事儿,姑娘也该好好跟三殿下说,郡王妃老不叫三殿下进门,见不着面儿,怎么能把事情解释清楚呢?”

姜莞心中冷笑,面上不显:“我觉得可能不是巧合。嬷嬷一整天都在家里没出门吗?”

秦氏闻言更是肝儿颤:“我能上哪里去?姑娘这话说的,倒像是我到外面通风报信,把姑娘行踪告诉了三殿下,特意叫他来堵姑娘似的!”

她说的那样理直气壮,口吻语气哪里有半分做奴仆的自觉,恨不得跳到桌子上来教训姜莞。

“原来不是嬷嬷啊。”

姜莞掀了眼皮扬起小脸儿来,澄明如水的杏眼里全是精明和锐利。

她分明在笑,最天真无邪的一张脸,盯着人看时都只叫人想抱着她捏上一把,瞧瞧能不能在她脸上掐出一兜水儿,可此刻却像是要把人看穿——

秦氏后背发凉,整个人都让姜莞给看毛了。

她想着从前在屋中拿捏姜莞时的威风,强撑镇定,缜着脸,手上绣了一半的荷包也扔开了:“姑娘这是说的什么话?可见病还是没有大好,我得去回郡王妃,还是请了宫里的太医再来看看吧!”

姜莞嗤了声,给长安长宁二人使了个眼色过去。

秦氏正从拔步床上翻身下来,没防备下叫长安和长宁一左一右的擒住,竟是按着她往地上跪下去的。

她力气到底比两个小丫头要大些,当场发作起来,差点儿没掀翻长安:“小蹄子没了王法,也敢上来按我!我今夜不揭了你们的皮——”

“秦氏,你好放肆。”

那样软绵绵的声音不见了踪影,余下的是把人肺腑冻伤的寒凉。

秦氏猛地僵住,一回头,正好对上姜莞凌冽眼神,心道一声坏了。

“你是自己跪,还是我叫人进来动手?”

姑娘今生不行善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