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今生不行善

昌平郡王妃姜氏是姜莞的嫡亲姑母,她跟昌平郡王青梅竹马,夫妻两个琴瑟和鸣,婚后四年时间接连生下两个儿子。

夫君疼惜,儿子出色,内宅又没有妾室通房作怪,快四十岁的人瞧着也不过三十出头而已,保养得实在是好。

姜莞进门时呵了口气,姜氏一看她头发上还沾了雪,脸色登时不好看:“盛京这时节就是雪多,出门见还下着,就这么过来啊?”

她笑呵呵的,任凭姜氏说。

等姜氏替她掸干净身上落雪,才挽上姜氏胳膊:“去年在幽州一场雪也没有见着,这点儿雪又不冻人,我贪玩嘛。”

姜氏的笑里多出些无奈,知道她是怕两个丫头跟着挨骂,就点了点她:“你呀你呀,病才好,老实些吧。”

姜莞随着姜氏往东暖阁,软声细语跟她说:“姑母,我昨夜发落了秦嬷嬷,把她送去了京兆府。”

她说的好直白,姜氏眼皮跟着跳了下:“这是出了什么事?”

发落乳母就不会是小事,何况是直接送去了京兆府。

姜氏拉了人在拆去围板的罗汉床上坐下来:“昨夜怎么不来回我?”

姜莞将前因后果与姜氏娓娓道来,此时只有姑侄二人,她当然不会替秦氏隐瞒什么。

见姜氏面中带愠,姜莞怕她气坏身子,贴在她身旁撒娇道:“我已经处置了她,姑母就不要为这种人生气了,否则下回再遇上这样的事情,我索性不与姑母说了。”

“胡说!”姜氏瞪她,“你一个小姑娘,大病初愈就该好好养精神,这种事情昨夜立时来回我,根本用不着你发落她,不然要我们做长辈的干什么?”

“姑母说的都对,别生气嘛,我都十四岁了,总不能一辈子都靠爹娘和姑母给我撑着。”

姜氏历来拿她没办法,从小到大都这样,撒娇实是一把好手,谁能招架得住?

她笑着把人从身边推开些:“不要再去见赵奕,他如此目中无人的行事,实在可恨!今日圣驾回銮,等你舅舅和姑父回来,这些账一并同他清算了!”

往日哪怕只是提起赵奕,小姑娘眼里都是满满当当的情意,少时她自己不觉得,大一些羞怯知道收敛,只是由头到尾,她做姑母的全看在眼中。

可姜莞在柳国公府落水醒来后,她去哄,去劝,小姑娘每次都嘴硬的说不喜欢,从来不喜欢。

姜氏嗓音柔下去:“珠珠,你前些天跟姑母说的那些话,现在还是那话不?”

“我真不喜欢他,姑母不信我?”

她这是要耍无赖的前兆。

姜氏眼皮狠狠跳了两下:“信!珠珠说什么,姑母都信你的。”

心里肯定还是存疑的,但哪怕是经过此番事后小姑娘突然敛起那些心意,姜氏都觉得再好不过,她甚至巴不得姜莞由爱生恨,伤心痛苦也就是一阵子罢了!

她几次三番的问,姜莞次次不改口,那以后也不要再改口,就这样跟赵奕划清界限,正合她心意!

“既然不喜欢,他又这样混账,我跟你姑父说清楚,让他跟你舅舅进宫,请官家下旨退婚!”姜氏说的底气十足,“倘或官家袒护他,我飞鸽传书回幽州,叫你阿耶写折子进京!”

姜莞倏尔笑了。

用不着那么麻烦。

这婚晋和帝自己就会退。

她梨涡浅浅,露出虎牙尖尖来,乖巧的不得了:“好呀,我听姑母的。”

姜氏心软的一塌糊涂,揉她发顶,触手是小姑娘精心养护如乌缎一般的柔顺发丝:“再养些时日,身子养好了,精神足足的,你小姑母前些天从河东来信,再过些日子你清沅表姐也要来京城,住在郡王府,你们小姊妹一处,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

听见那个名字,姜莞的笑容滞了下,很快恢复如常,连姜氏都没看出端倪来。

前世往来匆匆的那些人,再来一次,仍旧会到她身边走上一遭。

但她幸运,有机会还恩还债,报怨报仇。

·

圣驾回銮已到未时。

晋和帝宽厚仁善之君,体恤群臣离家数日,是以进城后叫众臣各自家去,不必再随圣驾入宫。

昌平郡王回府听说了赵奕那些混账事,身上衣服都没顾上换一件,怒气冲冲出家门。

又正好在王府外遇上同样听闻此事怒不可遏的姜莞亲娘舅枢密使顾怀章。

二人一拍即合,携手进宫,非要给姜莞讨个公道和说法。

可这事儿说来实在稀罕。

他二人入福宁殿那会儿华阳大长公主也在,也是为姜莞之事进的宫。

昌平郡王和顾怀章面面相觑,反而谁都没有再开口。

晋和帝鲜少动怒之人,都已经砸了一方端砚,一只汝窑青瓷盏。

他两个正心中嘀咕怎么开口请旨退婚,高台上的晋和帝已经大手一挥,叫传旨下去,把这婚事给退了,又金口许诺,来日定为姜莞另觅佳婿,必不叫明珠蒙尘。

“华阳姑母?果真是华阳姑母?她怎么会……”

姜氏满脸错愕,昌平郡王连连点头:“我惊了,怀章老弟惊了,现下你也惊了,果然这事儿奇怪吧?奇怪得很吧?她一向又没那么喜欢阿莞,今儿怕是吃错药了?”

因是在自己家中,他说起话来便没有那么多顾忌。

姜氏捶他:“少胡说八道,许是作为长辈,实在看不过眼了,赵奕这样混账,前儿在府门外那样拦着珠珠吓唬她,正叫姑母撞见,今日圣驾回銮,她进宫去说也不是没可能……”

她那里话音才刚刚落下,丫头打帘子进来:“王妃,大长公主殿下来了,正在府门下车,表姑娘她……她……”

华阳大长公主来了没什么,她就是不来,姜氏为她进宫给姜莞出头这事儿也要到大长公主府去拜见她的,叫她心口一沉的是丫头支支吾吾的后半句。

昌平郡王皱了眉:“表姑娘怎么了,还不快说?”

“表姑娘说大长公主来了怕要她随王妃去作陪,她不想去,所以一听说殿下来,她说要去听戏,从……从后门出府了,吩咐了屋里丫头来回话,说今日不用准备她的晚饭了……”

姑娘今生不行善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