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他白天冰冷冷,晚上要奶娃

九月!清风明月。某山顶豪华别墅内。

安尹洛刚洗完澡,未擦干的水滴在雪白的肌肤上轻轻滑落。

安尹洛咬着粉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算不上神仙颜值,但在数千少女中绝对出众。无论她站在哪里,都是别人眼中的第一眼就注意到的美人。

身材是大家眼里所说的S型,个子170,体重不过百。栗色的长发披在香肩两侧,一双灵动的双眸如同江南的烟雨,让人迷离,陶醉。

就是这样一个美人坯子在前一天还在跑龙套做武打替身,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还算不上十八线女星。

“还等什么,上床。”

安尹洛正想的入神,身后传来男人冰冷的声音。

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安尹洛心头一颤。手里紧紧的握住身上围着的白色浴巾。

她歪着脑袋瞄了一眼坐在床上穿着睡袍的男人。

“关灯还是开着灯?”男人猛的抬起脸,与她四目相对。

安尹洛抿抿粉唇“都可以。”

“上床。”男人再一次提醒她。

安尹洛有那么一瞬是后悔的,想要跑出房门,然后从S市消失。

可是,她不能那么做。如果她可以做自己,那现在的生活不至于屈身于此。

安尹洛咬咬牙快步走到床前猛的钻进被子里将身上浴巾扯下丢在地上,然后把被子将自己紧紧包裹上,紧紧闭上眼睛。

宴梓宸瞄了一眼极不情愿的女人,本来就不想做的事一下子更加失去了兴致。

他深邃的双眸忽明忽暗,有些发紫的薄唇微微颤动几下。额头的青筋凸起。

做这样的事本是男女之间很欢愉的事。到了他们这里就如脖子被刀架着一般不情愿。

“梓宸啊,奶奶是将死之人。在奶奶入土之前就想看一眼重孙子。你都23岁了,该结婚了。我准备了一些和你结婚候选人的资料在刘嫂那里。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在拒绝奶奶这个要求。我不管女孩子什么身世背景,我只要她是正常人就行,能给我们晏家传宗接代。咳咳咳……”

宴梓宸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他关掉灯,扯掉身上的睡袍。

古话说的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若说传宗接代也不一定要非有肌肤之亲。

他问过医生,如果是人工受孕很难在最短时间受孕成功。

医生说奶奶的病情不容乐观,最多坚持一年。

在这个世界上,奶奶是他最亲的人。他不能让奶奶带着心愿离开。

宴梓宸再怎么不情愿,甚至讨厌,厌恶,他也要完成今天的事。

宴梓宸忍着内心的不快,俯身将安尹洛压入身下。

这么亲近的举动让安尹洛差一点瞬间窒息。

她紧紧闭着眼睛等待黎明的破晓。

这一夜她记不得与其纠缠了多少次,她只觉得昏昏沉沉,脑子疼的要命。

次日。她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

她起床第一件事不是回味,不是感受身体残肢百骸的疼痛。而是第一时间给白教授打了一通电话。

“喂,白教授,小阳他醒了吗?”

“醒了,刚刚给他做了个复查,这一次手术很成功。”

“太好了,太好了!”白教授看不到此刻的安尹洛已经泪流满面。

安尹洛挂断了电话,哭了很久很久。

只要弟弟还活着,让她做什么都值得。

安尹洛哭了好久才缓过思绪。她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换上一身衣服。

看着衣帽间里各式各样的名牌衣服,她并没有半分开心。

她知道,这一切都不属于她,她只不过是男人的生娃利器罢了。

之前如果听说哪个女人为了钱去给别人生孩子。她听后一定会痛骂这个女人没骨气。可,现在的她竟成了她心里最没道德底线,没骨气的女人。

她又何尝不想像那些女孩子一样,有自己喜欢的工作,喜欢自己该喜欢的人。

可是,命运这个东西真的很难说的清楚。

从小就没有爸爸的她和弟弟跟着妈妈相依为命。

妈妈开了一家小饭馆,虽说赚钱不是很多,但还算得上丰衣足食。

她和弟弟从小就很乖很听话。因为妈妈忙于饭馆,他们生活学习都很自律,从来没让妈妈担过心。

直到上高中那年,弟弟突然在操场上昏倒了。那天,安尹洛清晰的记得,当医生说出弟弟得了白血病那一刻,妈妈一下子昏了过去。

这样的晴天霹雳对于相依为命的三人来说,真的很难接受。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她们的命运从此有了很大的转折。

因为看病需要很多钱,妈妈把饭馆盘了出去。

虽然这样,高额的医药费让整个家庭陷入了绝境。

自从饭馆没了,收入也没了。妈妈每天除了照顾弟弟还要打两份工。久而久之,身体也垮了下去。

安尹洛不忍看妈妈受苦,想和她分担一些,便偷偷退了学。

妈妈知道她退学后打了她一耳光。

她从小到大,妈妈没动过她一根头发。那是妈妈第一次打她。

妈妈告诉她,就算再穷,在难,学也不能退。眼下的困难挺一挺就过去了。

她知道这种病天天都需要很多钱往里砸,挺一挺也不会过去的。她只想帮妈妈分担一点。不想让妈妈太辛苦。

学,以后可以再上。

此刻,不赚钱,弟弟可能随时停药,随时死掉。

她不能看着妈妈这么辛苦。她这一次任凭妈妈怎么劝,怎么说,她就是退了学,找了几份临时工。

妈妈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她说话。她知道妈妈是爱她的,爱弟弟的。可她不知道,如果她累垮了,她和弟弟怎么办。

就算是她和妈妈每天拼命打工,赚来的钱也不够医药费。妈妈和亲戚朋友又借了很多钱。

一次又一次的换血,透析,让弟弟痛苦不已,也让整个家庭陷入了绝境。

前年冬天的一个傍晚,妈妈打完最后一份工,在回医院的路上出车祸,到医院时已经去世。

也就在那一夜,安尹洛第一次体会到地狱般的滋味。

那一夜她不知道哭晕了多少次。妈妈不在了,她和弟弟的家也就没了。

总裁他白天冰冷冷,晚上要奶娃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