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软女帝只想抱大腿

能在宫里活下去,还坐到这个位置,在察言观色方面必须做到登峰造极。

闫温茂冷静下来,发现女帝眼里没有欲望,只有急切与……讨好?

生平头一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

洛初初拉不动闫温茂,便大着胆子破罐子破摔,上前双手环住他的腰,试图将他搬到床上去。

温软的躯体紧贴着他,胸口莫名燃起热意,一点一点向四肢百骸浸染,平复不久的疼痛又有发作的趋势。

闫温茂眼神暗了暗。

“放手。”

“不放!除非你自己去床上躺着。”洛初初坚持道。

闫温茂没说话,洛初初就不松手,二人僵持不动,气氛越来越冷凝。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闫温茂说话,洛初初心里的底气越来越少,抱着他的手臂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些,刚想妥协,冷不防高大的身躯朝她压下。

洛初初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勉强把闫温茂扶稳,发现他面色苍白,眉头紧皱,竟然已经昏厥过去。

联想起刚才吃下的那碗甜羹,洛初初吓得大叫起来:

“快来人啊!叫太医!”

没想到饭里竟然有毒!闫温茂千万不要这个时候死啊,她的气运怎么办!

侍雪侍月听到声音急忙进来,帮助洛初初把闫温茂扶到床上躺下,把被子给他盖好。

侍雪看着平日处处与千岁大人作对的女帝,在他昏迷的时候竟然如此照顾他,不禁想道:陛下只不过是任性了一些,本质不坏。

“不对!”

这声大喊把思考中的侍雪吓了一跳。

洛初初一拍脑袋道:“要是饭里有毒的话我不可能没事,一定是碗里涂了毒!”

太医很快过来,检查完闫温茂的身体,道:“回禀陛下,闫大人并未中毒,似乎是旧疾发作。等他醒来后,只需服些温养身体的药物即可。”

听到闫温茂没有危险,洛初初松了口气,吊在喉咙口的心脏落回肚子里。

什么旧疾新疾,只要闫温茂活着就好。最好变成个瘫子,这样他就哪也去不了,只能待在房间,到时候想怎么蹭气运就怎么蹭。

强行压下危险且不靠谱的想法,洛初初思忖道:

人说太监少了某个部位,身体会变得很差,活不长久,想来他的旧疾是从小留下的病根。如此看来,还得想办法接触接触其他三位大气运者,有备无患。

目光幽幽地看着床上的人。

不得不说,闫温茂的长相比普通男子精致许多,气质阴柔抑郁,安静躺在床上时漂亮得像个人偶。

多亏他长得好看,给洛初初减轻了心理负担,要是换成油腻的大胖子,要洛初初讨好他,还不如让她当场去世。

侍月拿着太医给的药去煎,只剩侍雪陪伴在身旁。

一时无事可做,洛初初头脑活泛,觉得手有点痒。

闫温茂晕倒的机会不多,不如趁机悄悄看一下太监究竟是什么样子……

不,不行,要是闫温茂知道她偷看他的隐私,还不得杀了她?

理智告诉她不能玩火自焚,但不看的话心里又痒痒,可能人类的本能就是作死吧……

洛初初纠结地把被子角揉来揉去,灵机一动——

她想到个好主意!

如果悄悄把闫温茂的腰带松开,等他下床的时候,裤子不就掉下来了吗?这样既不用亲自动手扒,又能满足好奇心,她可太聪明了!

洛初初悄悄挪了挪身子,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手伸进被子里。

侍雪连忙转开目光,道:“奴婢给陛下泡茶。”说罢迅速走到小桌边摆弄茶壶,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洛初初耳根一红,她还以为侍雪看不到呢……算了,装作没这回事。

柔软的小手在闫温茂腰腹上摸索,不多时便摸到腰带,使劲拽了拽,竟然没拽动。真是奇怪,闫温茂没事把腰带勒那么紧,饭还吃得下去吗?

既然侍雪已经走开,洛初初便无所顾忌地把两只手都伸进被子里,认真地研究腰带。

这条腰带由皮革制成,样式类似于现代的皮带,但没有金属扣。不知是怎么系上去的,怎么都弄不开,也可能是被闫温茂压着的缘故。

洛初初站起身,把被子掀开,将左腿膝盖压在床沿,双手抓住腰带用力向外一扯——

开了。

不仅闫温茂的腰带开了,闫温茂的眼睛也睁开了。

“你在干什么?”

“啊哈哈哈哈哈……”

洛初初讪笑,忙把左腿放下床,松开他的腰带,将手背在身后,道:“没、没什么,就是觉得扎着腰带可能睡得不舒服,想帮帮你。”

闫温茂没说话,但眼神明显充满怀疑,甚至还有隐隐的戒备,半晌才道:“多谢陛下好意,但在龙床上休息有违礼制,奴才该起身了。”

说罢想从床上坐起来。

洛初初急了,扑过去想把他推倒,不料用力过猛,直接把闫温茂撞倒在床上,整个人落入他怀中。

而闫温茂下意识抱住她,洛初初柔嫩微凉的脸颊挨着他的脖颈,暖暖的呼吸拂过皮肤,暧昧气息若有所无。

闻着闫温茂身上的淡淡冷香,洛初初心脏不争气地狂跳起来。

在事情往诡异的方向发展之前,她狼狈地挣脱他的手下床,三步并作两步往侍雪的方向走去:“侍雪,我、我有点渴……”

侍雪背对着他们,没看到究竟发什么什么,听洛初初要水,忙收起八卦的耳朵,倒了杯茶给她,道:“陛下,小心烫。”

洛初初完全没听她说什么,仍然沉浸在刚才的尴尬之中,拿起茶杯一饮而尽,被烫得直吐舌头。

“陛下!你没事吧?!”

侍雪急忙又倒了一杯凉水,洛初初把它灌进喉咙里,好半天才缓过神,张着嘴小口呼气,试图把被烫死的细胞救回来。

闫温茂站在床边系腰带,被洛初初喝烫茶的事打岔,手底下动作顿了顿,侍月正好带着服侍闫温茂的老太监进门。

看到千岁大人衣衫不整地站在龙床前系腰带,老太监心中一跳,低下头看都不敢看那边,端着的药越发烫手。

太监归根结底也是人,也会有情感上的需求。

太监宫女结为对食是半公开的秘密,甚至先帝还给一对对食赐过婚。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种事就不需要躲着人,何况,何况还是女帝和千岁大人!

这这这,亲眼目睹了私情,他的老命还保得住吗?

重生娇软女帝只想抱大腿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