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娘子能发家

整整两日,李清月明白自己回不去了,那黑白无常肯定是将她送错了地方,还不肯向自己的上司承认错误!但没办法,她必须得接受,这两日她病着,还不愿承认自己的身份,多多少少有点赖死不活,而即刻起,她必须走起来,象征着她接受了自己李青月的这个身份。

记忆开始袭入脑海,南北战事,南方兵力充足,持续攻打梁国,边界大乱,边境不保,身为北方梁国的子民,他们必须往内迁,才能不被波及。

而李青月,是大家族李洪河的孙女。李洪河一生育有三子一女,大女儿早已嫁做他人妇,可尽管如此,此次逃难也是带上了她们一家,两家人一起,前往北方。这个大姑姑李梅花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十五岁,叫王俊,跟着大人在下面跑着,女儿才三四岁,叫王美,就在驴车里坐着,由老太太看着。

老二李大山,是家中长子,也是李青月的大伯,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儿子一般大,双胞胎,李大山拿这件事吹嘘了很长时间,十岁,一个叫李青明,一个叫李青亮,女儿叫李青青,八岁,都跟在车后面走着。

老三李二山,三个儿子,一个闺女,跟他老爹李洪河一样。大儿子李青金,二儿子李青木,三儿子李青水,分别是七岁,六岁,四岁。小女儿还在襁褓里将将一岁,取名李青草。都坐在车里跟着老头老太太。

老四李小山,李青月的父亲,生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李青雪,七岁,二儿子李青石,五岁,二女儿李青月,四岁,三女儿李青玉,也有两岁了。

一家子老弱病残逃难不容易,但好在李洪河家大业大,当然也不是说他多富贵,只是想必别人家来说更有钱些,驴车也是李洪河年轻时置办的,不仅有六个孩子坐在车上,还有一家老小的口粮…

另有两个推车,三家轮着推,大点的孩子累了就会坐在推车上。

李青月虽然才四岁,但骨子里是个女大学生,轻易不肯跟孩子抢位置,哪怕对方是自己的姐姐。车子能做的人数有限,李青月原本病了,李青雪要好好照顾她,就让爷爷李洪河下车。李青月刚醒过来,李青雪就被老太太赶了下去,让李洪河上车。李青月清醒过来后,便不肯再上车,只让姐姐李青雪上车,虽然是她的姐姐,不过也才七岁。她一直倔强的跟在父母后面,拉着李小山的衣摆,紧紧的跟着,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就坐在推车上休息一会,她年纪轻没什么重量,李小山推着也不费什么。

天蒙蒙黑,两家人就想要找个靠河的地方,停下安置。大人们搭上个简易的棚子,也就是几根树枝,用布一搭,一家人就睡下了。老头老太太单独睡在驴车上,条件好些,也没人说什么。李青月看着满山遍野空荡荡的,虽然他们走了好几天了,但这路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难民们肯定是经过此处,竟什么也没留下。李青月看了看河,看到有鱼游动,想着捞几只鱼出来解解馋,也算是给家里人填个伙食。这会天气冷,人轻易不敢下河,没什么人捞鱼,便是便宜了李青月,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李青月看到大伯家的儿子李青明和李青亮坐在那休息,大伯家的儿子长大了,路上推车也没少忙活,大伯就由着他们休息会儿。

“哥哥,你陪青月去捞鱼好不好?”李青月虽年龄大些,恋爱可是没少谈,撒娇也是一把好手。

李青明摸了摸李青月的头:“青月乖,哥哥已经很累了,你就别缠着哥哥闹了,自己乖乖去一边玩”

李青月又看着李青亮眨巴眨巴水露露的大眼睛:“哥哥,我好想吃鱼,青月好几天都没有吃饱了…”

李青亮见不得李青月这可怜巴巴的样子,松了心,便只答应她到河边看看,随手拿了两只水桶,想着捞不着鱼,打两桶水回来也是可行的。

李青月看了看母亲李氏的绣花筐,拿出一根绳子,并一直生了锈的针,其实这针早就还扔了,只是李氏从小穷惯了的,虽不用它,却也舍不得扔。

李青月就拿着这些东西跟着李青亮,又在林子里捡了只长木棍,用绳子穿过绣花针,再让李青亮讲绣花针摆成一个小勾子,将这些东西收拾妥当,便坐在河边想要钓鱼,后又觉得不太妥当,就着湿土挖了几只蚯蚓。

李青亮看着她觉得好笑,觉得她是想吃鱼想魔怔了。他先是将两桶水打好,便挽了裤腿想要下河,却听李青月高兴叫道:“有鱼了有鱼了!哥哥快来帮我!”李青亮一听,立马帮她拽绳子,真的有一条两斤重的鱼!李青亮抓紧时间将一只水桶里的水倒掉了半桶,将鱼放了进去,李青亮干脆接过李青月手里的东西,自己钓起来,他力气大,抛的远,没一会就钓了七八条,心满意足的带着两只桶与妹妹回去。

还没到地方,就听见李青明大叫:“捉到鱼了吗弟弟?”

大伯母王氏一听就不高兴了:“这么冷的天去捉鱼?病了怎么办?哪里来的钱吃药看病?还不赶紧去换衣裳?”

李青亮憨憨一笑:“没下河,不过确实捉了鱼”

“没下河从哪捉的鱼。”王氏更不高兴了,儿子居然还学会撒谎了,她将信将疑的走过去,看到儿子身上确实没湿,又看了看桶里,满满的两桶鱼,不禁惊呼出声:“你不会是让妹妹下河捉的鱼吧?”

“没有,大伯母,我们是用绳子和蚯蚓将鱼钓上来的。不信您看,我身上也没湿。”

“绳子还能钓鱼?”王氏看了看李青月手里的鱼钩,倒是也没说什么,家里其他人也围了上来,看着鱼啧啧称赞,商量着这鱼怎么吃。

李青亮连连应是:“都是妹妹的主意,她说她馋肉的很,那鱼肯定也馋,就抓了一些蚯蚓放在鱼钩上,没想到呀,这鱼也像妹妹一样,馋肉了!”说着还宠溺的扭了扭李青月的鼻子,害的李青月冲他做了个鬼脸。

李小山一把抱过闺女,夸赞道:“我女儿从小就脑瓜好!像我!”

张氏也高兴捉到了这么多鱼,听到丈夫说的话,却不禁撇撇嘴。

就连老太太也没说什么,合不拢嘴的说:“一半鱼做成粥,和糙米一起熬着吃,一半就烤着吃,撒点盐,好久没沾肉腥了。”随即又高兴的摸了摸李青月的头,“馋肉了今天就多吃点,明天早上跟你爹你伯伯多做些鱼钩,多钓点鱼风干,路上也能吃!”

李青月觉得这决定太英明了,不愧是一个家庭的大家长,她从小惯会哄老人开心,甜甜的应了。

就是刻薄的大姑咕哝了一句:“小丫头片子有什么本事?肯定是青亮那小子的主意!”

李二山也觉得不可能是个四岁的孩子的主意,却是没说什么。倒是李青亮的母亲王氏,毫不客气的拆台:“青亮那傻小子懂什么?还没我们青月激灵”说着还不忘揉揉青月的脸。

逃荒娘子能发家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