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娘子能发家

三天四夜,一大家子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磨难,才到达了下一个城池,相比从前他们住的地方,这里也好不到哪去,但不似已被攻下的边境,这里有军队驻扎,且京城派来的援军源源不断,已经失去了一个城池,国家开始重视起事情的严重性。

有了路引和户籍,很容易他们就进了府城,因为战乱,国家体恤百姓,没有收入城的银钱,不然就他们这一大家子,不知要收多少银子。

李青月实在是不想走路了,她必须得想办法挣钱,争取买个驴车,可以让孩子们或者沉重的行李放在上面,让大家可以轮着歇歇脚,不至于太伤身子。有了这个计划,她开始有意无意的打量起这里。

很快,她发现了一个问题,因这里有军队驻扎,生意最好的莫过于青楼了,白天都门庭若市,而且青楼众多,李青月看见的就不止三四个这么简单的了。张氏有意无意的捂着孩子们的眼睛,不让他们去看这些东西,可还是挡不住李青月发现金钱的目光,她看到一家名叫百花楼的青楼客人甚少,门庭冷落,不似旁家那般热火朝天,到他家独特的装修告诉她,这家青楼身后肯定有钱有实力。

李青月不知如何甩开众人,也不知她这个四岁的娃娃如何惹得人相信她有这个本事,又如何让人不骗她的银子,她看向李洪河,他这样精明的人,应该会支持她吧。

府城里有破庙,今日李家不准备露宿街头,准备在破庙里好好的休整两日,免得亏空了身子,以后又得花大银钱补回来。

李青月盯着李洪河看了很久,本来王俊和李青青也盯了她很久,想看她今日又去哪里找吃食,想跟着她出去邀功。

李洪河似乎注意到了李青月的目光,看着李青月纠结的目光招了招手,李青月犹豫了一下就过去了:“爷爷”

李洪河点点头,问道:“怎么了,丫头”

李青月最终还是说出口了:“爷爷,我想赚钱,买驴车。”李洪河看着小孙女这副模样,难得笑了笑,打趣道:“这几天看你走路都不用你爹娘抱,觉得你懂事体贴,没想到你还存了这样的心思,那你倒是跟爷爷说说,你想怎么挣钱。”

李青月难以张口,说她去妓院挣钱?奇奇怪怪的,说她会化妆?会唱歌,会跳舞?打死李洪河都会觉得她奇怪,她思虑再三,张口轻轻哼了首小曲儿,在李洪河吃惊的表情下甜甜的问道:“爷爷,我唱的好不好听?”不等李洪河回话,她又道:“这是我听教书的李先生家的娘子哼的,她说这是词,就是要唱出来的。”

李洪河看着李青月的眼神越来越模糊,他感受到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四岁孩子的灵魂,一个四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如此严丝合缝的解释,又怎么会沉思这么多…

他开口道:“你想做什么?”

李青月听着他有点奇怪的语气,脸色一变,随后又故作轻松,似乎解释着自己的过去,又似乎解释着现在:“我们侥幸才活着到这,很不容易,爷爷,我想让我们家过的更好,吃饱穿暖,其乐融融。”

李洪河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说,她很侥幸才能到这,很不容易,她只想好好的活着,和这个家。

李洪河安心了一些,想着她在路上的种种行为,都是在为了这个家好,为了他们好,如果她想让他们死,有一万种方法,他将所有的不安吞进肚子里。他看着同样不安的李青月,心中的担忧缓解了不少,她伸出手来摸摸她的头,道:“好孩子,你想做什么,告诉爷爷,爷爷陪你。”

李青月说:“爷爷,我想去百花楼,将那曲儿卖给他们,我还会化妆,能把她们变美。”

李洪河点点头,没有多问,站起身来,说道:“走吧,爷爷陪你去。”

王俊看到二人站起身来也要跟着去,难得李青青没动地方,王氏抓住她跟她讲不许出门,万一被卖到了青楼或者是跟青楼牵扯上了,那是怎么洗都洗不清的。

张氏在做饭,但是也瞅着自己的几个姑娘,就怕自家姑娘们被家人卖了换钱,此刻正在担忧的看着李青月,看到李洪河站了起来,她更慌了,道:“如今世道乱,还是别出去了。”

连李青月的真实身份都能看透的人,怎么会看不透这些小辈的心思,他出声道:“老三媳妇放心,我就带月丫头去外面看看,买些粮食回来,肯定把她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被看透心思的张氏讪讪的,一个大家长当着所有人的鸟说出这种话来,没有人会不信,李小山见好就收,连忙道:“爹这是说的什么话,娘子就是担心你们爷俩出去危险。”说着又看了眼张氏:“你瞎担心什么,爹心里有数。”

看着关心自己的父母,李青月抿嘴笑了笑,这两口子的双簧,有脑子的人都能看透。

李洪河牵着李青月的手,就要出门,王俊出声也要去,还没等李青月开口拒绝,李洪河就出了声,“你跟出去做什么,买点粮食我还能拿不动?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吧。”王俊看着从不跟旁人亲近的外祖父领着李青月的手,心中充满了嫉妒,不满的跺跺脚,委屈的坐在了一旁。

大姑李梅花见自己的儿子这样,说道:“你姥爷心疼你,你还委屈上了。”

王俊看着母亲傻乎乎的样子,更气愤了:“看姥爷对李青月那丫头的样子,说不定偷偷给她买好吃的呢?”

他这么一讲,不仅李梅花开了窍,一瞬间大家都像是被开了窍,除了李小山一家和老太太黄氏,众人纷纷有了自己的小心思,不过也有人觉得,李青月那丫头小,跟着李洪河出去,花一文钱买个包子也没什么。

老太太看着大家窃窃私语的样子,心中不满,大吼道:“却你们吃还是少你们喝了?你们爹怎么样你们还不清楚?有个丫头片子的东西,还能没你们宝贝疙瘩的?”

这才平息了大家内心的熊熊烈火。

再说李青月跟李洪河,他们走到百花楼钱,两个人怵怵的,谁都不知改如何是好,最终还是李青月打破了这个僵局,带着李洪河向前一步。

还不等李青月开口,小厮就忧愁的说道:“我们这不收丫头了,你们还是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李青月一脸黑线,说道:“哥哥,我们不是来卖人的。”

那小厮无精打采的说道:“哦,那你们是来干什么了?”这一老一小,总不能是关照他们家生意的。

李青月笑道:“我们是来给你们送生意的!”那小厮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就他们?怎么给他送生意?只见李青月在那小厮耳边耳语,那小厮看了一眼李洪河,将信将疑的带他们进去找老鸨。

李洪河像是猜到了什么,脸色不甚好看,李青月看着李洪河的表情,在心中偷笑。又见小厮在老鸨耳中耳语了一番,那老鸨眼睛发亮的看着李洪河,像是要把李洪河吃了一般。

那老鸨看了看身边的人,只见身旁的人通通退下,紧接着她看了看李青月,示意两人在谈这个,一个小孩子在合适吗?李洪河看懂了,却道:“今天,就是这孩子跟你们谈声音…”

老鸨震惊的看着李青月,难道她是哪家的小姐,而这老头是个老管家?看他们衣裳穿的都不太好,难道是故意的?还是说他们在玩弄她?

那老鸨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青月,温声道:“不知你要如何跟我谈?你知道这胡药的价格吗?”没错,李青月告诉小厮,她这里有上好的东西,能让青楼里的客人欲罢不能,可她也没说是胡药啊,这小厮和老鸨真能脑补。

李青月趁着老鸨有耐心,说道:“不知您这有没有上妆用品,我能将您返老还童。”

果然,听见李青月说返老还童,眼睛发光发亮,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能永葆青春?她命人上来妆粉,一脸期待的望着李青月,李青月看着老鸨脸上厚重的妆粉,让她先卸掉,老鸨看着小姑娘这个样子,将信将疑,但想着万一成功了那便是转了,若是不成功,那再让人将这爷孙俩通通打出去。

逃荒娘子能发家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