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二姐,你护着她干什么?”左晴雅委屈,“我才是你妹妹,你怎么还帮她说话?”

左弦玉抬头,缓声:“正因为她是外人,我才要教导你,她自甘堕落又没人会去说什么。”

“而你身为左家嫡小姐,要注意一言一行,别在名媛圈里丢了脸。”

“可我就是看不惯她。”左晴雅撇了撇嘴,眼睛忽然一亮,“我记得她房间里还有挺多好东西的,反正她也马上就要滚了,我先把东西都拿回了。”

她站起来,噔噔噔地上楼了。

左弦玉这次没拦。

不论如何,司扶倾这些年用的都是左家的钱,她房间里的东西,也都应该归左家所有。

左弦玉喝完一杯黑咖啡,对镜补了补口红之后,提起手包出门上班。

楼上。

司扶倾的卧室在四楼最里面,除此之外,这一层都是客房。

左晴雅手上有从左夫人那里拿来的备用的钥匙,很轻易就进去了。

这间卧室并不大,只有一张床,配一张带书架的桌子。

“这么多书摆着给谁看。”左晴雅神态难掩轻蔑,“连高中都没有上过,九年教育漏网之鱼。”

她忽略了书架,走到桌子前,拿起几个勉强能入眼的首饰盒子,又嘀咕了一声:“穷酸鬼。”

还以为能拿到什么好东西。

左晴雅转身,正欲离开。

“砰!”

她整个人忽的被一股大力抵在了墙上,背部发麻,手腕处更是一阵刺痛。

左晴雅的手一软,盒子掉了一地。

“这么喜欢当小偷?”女孩声音缥缈,带着微微的笑意,“有胆子偷,你有本事拿么?”

左晴雅吓了一跳,不禁尖叫了一声:“司扶倾,是你?你想干什么?!”

一年前司扶倾跟着星空少女组合归国,一直都是浓妆艳抹,紫色嘴唇,白眉毛。

眼下她素面朝天,左晴雅差点没有认出来。

“这话应该我问你。”司扶倾狐狸眼弯起,缓缓逼近,“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左晴雅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旋即火气直冒,“我当然是要把你这些年吃左家用左家的东西都拿回去!你还敢对我动手?”

“不劳操心。”司扶倾手指勾起她的下巴,迫使她起抬头,淡淡,“我用的不是你的,也会还回去。”

左晴雅嗤笑:“你没钱没权,你怎么还?我告诉你,你——”

“嘘,乖一点。”司扶倾的手一点一点缩紧,低低地笑,“我不喜欢太吵的人。”

左晴雅一愣,神不由晃了一下。

随后门“砰”的一声,她被推了出去,直接被关在了外面。

“……”

几秒后,左晴雅终于回过神来。

她气得大叫,不停地拍门:“司扶倾!司扶倾你有种出来!这里是左家,你凭什么把我关在外面!”

“你出来!你这个父母不祥的野种,你还赖在左家做什么!”

门的防震和隔音能力都不错,司扶倾没再理,转头打量着房间。

她没看别的,径直走向书架,上面摆了一些跳舞唱歌的专业书。

有些纸页已经泛黄,还贴有各种颜色的小标签。

司扶倾手指一一拂过,神情懒散。

她知道她还在混娱乐圈,是个还算有点名气的爱豆,只可惜全是骂名。

前世的时候,师门曾让弟子自行选择地点外出历练,她也在格林恩玩过一段时间。

格林恩,全球最大的影视中心。

各国影帝影后荟聚,也是演艺天才的聚集地。

司扶倾弯身,捏了捏自己的腿和腰,发现比她想象中要柔软不少。

这样一来,重新练也很轻松。

除了专业书外,还有三排历史书,厚重典雅。

大夏帝国的前身是大夏朝,大夏朝再往前是大兆朝,几千年的历史,都在这里摆着。

司扶倾眉挑起,手指精准地落在了一本历史书上。

这是一本帝王传记。

《胤皇传》。

她曾经听她二师兄多次说过这段辉煌又短暂的历史。

胤皇,大夏朝历史上最年轻的帝王。

他完美强大,杀伐果断,胸怀天下。

他在位期间将大夏疆土开拓到了最大,征战万里,打得蛮族和西大陆公国铩羽而归,威拭四海。

周边附属小国,无不朝拜称臣。

大夏朝当年威名赫赫,震动了欲要占领大夏领土的西大陆所有王国。

胤皇将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这个朝代,无妻无妾,无子无孙,后继者也是从宗族过继来的。

只可惜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他在二十七岁那一年因肺病咳血而亡。

他来的时候惊心动魄,去的时候悄无声息。

司扶倾以前总听她二师兄感慨胤皇死得太早太早了,否则,连整个西大陆都会被大夏攻下。

他是天生的战神,无人能及。

她彼时也只是听听,没怎么认真了解过。

毕竟年代隔得太远,胤皇死的时候,才是夏历684年,她祖爷爷的祖爷爷都没出生。

但当同样的遭遇——英年早逝发生在自己身上后,司扶倾终于对这位年轻的帝王来了兴趣。

她摸了摸下巴,将《胤皇传》抽了出来,放入背包里。

又整理了一下身份证等必备品,这才离开了房间。

左家的东西,她一样都不会拿。

司扶倾才下到三楼,就听见一楼传来了左晴雅的哭诉声,很清晰。

“爸,她居然把我关在门外,她还对我动手动脚,我的手腕都肿了!”

“爸,她凭什么还留在左家,爷爷都已经走了!她也应该赶紧滚!”

司扶倾拢了拢外衣,慢腾腾继续往下走。

下到一楼后,果然看见了刚回来不久的左天峰。

为了左老爷子的事情熬了一个晚上,左天峰眼下一片青黑,情绪也很差。

眼下又听到左晴雅告状,更是郁气上涌,”嘭”的一下全炸了。

“站住。”左天峰怒拍桌子,冷声,“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下。”

都不是左家的人,还想带走左家的东西?

司扶倾慢慢抬头,一双狐狸眼敛着,深邃又迷人,迷离轻佻。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笑:“我建议你呢,让开。”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