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天空暗黑,大雨倾盆。

蜿蜒的山道上泥水飞溅,险象环生。

天幕下面是层层叠叠的墨绿色山脉,林子里古树参天,猿声凄然。

山道旁一个狭小的山洞中,坐着三个身着劲装的男子。

火堆哔啵作响,石壁上投下最近处那一人修长俊秀的侧影来。

“大人,这女子可有性命之忧?”一个侍卫装扮的年轻男子一边给火堆添柴,一边指了指旁边一个小草堆。

草堆上躺着一个瘦小的女子,穿着藕色衣裙,浑身湿透。

“只是睡着了,”一个玄色劲装的冷面男子,背靠着石壁,蹙眉看了一眼草堆上的女子,“你们在哪里发现她的?”

“就在山道旁的林子里,看似······是从山上摔下来的。”另一个侍卫从行囊里取出一个水囊,准备递给那玄衣男子。

“这么高的九川山,她滚落下来居然没死,真是命大!”方才那个生火的侍卫挥着手中的柴火棍,指了指外面的高山峭壁。

玄衣男子长眉微蹙,幽潭般的眸子映着火光,深不见底。

“大人,喝口水吧。”另一名侍卫将水囊递到他手里。

几人刚才淋了雨,虽然火烤干了衣服,也口干舌燥的。

玄衣男子接过水囊,起身走到草堆旁,扶着那昏睡的女子坐起身来。

“醒醒,喝点水!”

没想到他一叫,那女子居然真的半睁开眼来。

朱影记得,自己正在医院值班,晚上有些打瞌睡,就趴在桌上小睡了一会儿。

头昏脑胀之间,全身忽然一阵剧痛,像是坠崖一般全身都要滚散架了。

“嘶,疼!”她刚睁眼就吃痛地喊了一声。

“自己拿着喝点水吧。”

眼前一个长发男子,正拿着一个像热水袋的东西递给自己。

这该不会······是在演古装戏吧?

朱影犹豫着接过“热水袋”,结果发现是冷的,这是个···水囊?

刚才他好像是叫自己喝一口。

她的确渴了,便喝了一口。

“姑娘,你为何会在此处?”那玄衣男子长得挺好看,脸却阴沉得可怕。

一口水下肚,渐渐有些断断续续的记忆涌到头脑里来。

好家伙!

这不是演戏,她是真的穿越成唐朝人了!头脑里还带着原主的记忆呢。

“喂,大人问你话呢!”见她愣着不答话,那个生火的侍卫便挥着柴火棍冲上来吼道。

“驹九,不得无礼!”玄衣男子斥了一声,又转向她问道,“姑娘,你可还记得自己叫什么?”

“朱影。”

“家住在哪里?”

朱影平复了一下心情,凭着头脑中仅存的一些记忆残片回忆道,“沧州。”

“沧州?”玄衣男子的脸又更加阴沉了,“沧州离九川山千里之遥,你为何会在此地?”

“我的未婚夫婿住在九岭镇,”她忽然顿了一下,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涌上来,又有什么东西记不起来,“他是陆家家主,名叫陆云舟。”

“陈州陆家?”玄衣男子眼睛微眯,扬了扬眉道,“我们正好也要去九岭镇,待这大雨停歇,送你去陆家如何?”

朱影沉默,有些犹豫。

眼前的三人穿着劲装,还带着武器,若不是军·爷,想必也是官差。

这年头藩镇割据,鱼龙混杂,见到了军·爷也不知道是哪家藩镇的,还是绕开走最安全。

“怎么?你以为我们是匪人?这位是长安来的大理寺少卿楚莫,楚大人,还能骗你不成?”驹九气鼓鼓地将她手里的水囊一把抢走,“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朱影听了,连忙又好奇地看了那玄衣男子一眼。

此人约莫二十多岁年纪,面容俊朗清冷,长眉斜飞入鬓,目光淡如烟海,若不是头发半湿,下巴上又有些胡茬,超然得根本不像凡人。

“楚大人,刚才······是小女无礼了,多谢大人相救之恩。”她抬眼看了看山洞外,大雨潇潇,完全没有要停的迹象,“就依大人所言,待雨停后一同赶路吧。”

话虽如此,朱影可不打算坐以待毙。

她曾经是个精神科医生,十分善于精神分析。

刚才那个楚莫,讲话说半句藏半句的,心机深沉得近乎变·态,跟他在一起实在太过危险。

何况自己······真的是摔下山崖吗?

这三人深夜上山,本就十分可疑,还这么巧地救了自己,说不定他们就是害自己的歹人!再落到他们手里岂不是糟糕?

不如趁着几人熟睡,溜走了再做打算。

火堆刚刚熄灭,外面天色将亮,大雨暂歇。

她一夜未眠。

朱影从草堆上悄悄爬起来,小心翼翼地摸出了山洞去。

刚想沿着那条山道跑路,忽然想起身上没有盘缠。

初到唐朝,人生地不熟的,没钱可不行。

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那匹马还在晨雾里打盹儿。

应该是刚才那三人的马车。

朱影想了想,不如到马车上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顺便查查这几人的真实身份。

她轻手轻脚地爬上了马车,晨光微熹,马车里隐约可以看见东西。

车后方和两侧是个挺宽敞的坐榻,前方有个小小的桌案。

桌案上除了一个茶盅,空空如也。

她想了想,又伸手摸了摸坐榻下面,果然摸出来一个长方形的黑色漆木盒子。

这盒子光滑锃亮,还挺沉的,感觉是个宝贝。

朱影本想先拿走,路上再打开来看,无奈实在太沉,再说她也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决定当场就打开来一看究竟。

“啪嗒!”

黑色漆木盒盖缓缓开启。

她乍一眼没看清,就伸手拨了一下盒中之物。

一阵冰凉的触感。

朱影一屁股跌坐到马车地板上,魂都差点吓没了。

这······是一盒子的人皮面具,层层叠在一起,还泡在类似福尔马林的溶液里,略带腐臭和消毒水的熟悉气味,让她迅速想起在医学院的日子,错不了!

这盒子里起码有四五张人皮面具,就是四五条人命啊。那个楚莫果然是个变·态!

她刚收拾了心情,打算跑路,就听见一阵脚步声向着马车而来。

完犊子!

“别······别过来!”朱影大喊一声,缩在角落里。

正在掀车帘的楚莫显然是被她震住了,手撩着车帘停在半空中,半天没有落下来。

“你······看了那盒中之物?”玄衣男子不悦地瞥了她一眼,“那还有用,别弄坏了。”

“有什么用?!你······你是魔鬼吗?!”

朱影的脑海里浮现出楚莫男不男女不女地对着镜子画皮的模样,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大人,别跟她啰嗦,看我的!”驹九本来打算驾车,回头看见她和楚莫陷入僵持,便冲进了车厢里,打算武力解决问题。

朱影也不是好欺负的,她以前为了能扛起发病的男病人,练就了一手组合拳,力气大得惊人。

可惜眼下她刚穿来,这副身子经过了昨日一天一夜的消耗,明显已经虚弱无比。

几招过后,朱影终于体力不支。

驹九一个擒拿手,又从身后抽出一根绳子来,将她给反绑了,往车后座上一丢。

马车摇晃,窗外树影缓缓后移。

楚莫冷冷看了她一眼,“要解开吗?”

她苦着着一张脸,含泪使劲点点头。

驹九这家伙,使的一手好麻绳,她感觉手腕都要断了。

“你刚刚看到的,是证物。”楚莫耐心给她解开了手上的绳索,“我去九岭镇就是为了此事。”

三个月前,长安。

公堂之上,刑部侍郎张安正在审案。

张安年过五旬,面上已显老态,再加上这几天偶感风寒,精神就不怎么好。

幸亏他在这刑部工作了一辈子,一切都驾轻就熟,一般的案子有个半分精神就足够了。

这一日,他要审的只是一桩简单的媳妇谋害婆母,外加盗取家财案,案情并不复杂,犯妇也已招认。

张安想着尽快了结此案,就回后堂去休息。

谁知一桩简单的案子竟然出了意外。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