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此时正是长安盛夏,公堂外面蝉鸣声此起彼伏。

“下跪何人?”张安清了清嗓子,眯眼看了看跪着的犯人。

“民女郑满。”一个低哑的声音响起。

那犯人慢慢抬起头来,也想看看堂上坐着的大老爷。

这一看,委实把张安的瞌睡虫给吓跑了。

这人······竟与自己失踪多年的女儿长得十分相像!

张安的女儿张希,心性高洁,貌美而未嫁,十八岁那年离开长安外出游历,至今未归。

家人四处找寻无果,还以为她要么找了个人成婚,要么找了个道观出家修行去了。

算起来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这郑满竟与当年十八岁的张希长得一模一样!可是户籍簿子上记载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郑满,梧州人,今年三十三岁。

而且她目光里尽是陌生,还有浓厚的梧州口音,显然并不认识张安。

张安当下决定搁置此案,回家请夫人一起来看看那犯人。

结果思念女儿的张夫人一看见郑满,就抱住痛哭不肯撒手,大叫“女儿!”

不久之后,郑满还是被定罪问斩。

刚刚找到的“女儿”又被问斩,张夫人深受打击,也一病不起。

张安将此事上疏朝廷,圣上也觉得十分蹊跷,天下哪有长得一模一样之人?

半个月后,长安县令刘远在处理一桩案子时,发现一个死去的青楼女子竟与他失踪的妹妹十分相像,而她的户籍簿子上也完全记载了一个不同的人,手臂上也没有刘远妹妹的胎记。

一时流言四起,说是有妖怪喜食美女人心,食完之后还能化作美女的样子继续作恶。

圣上刚刚即位,正一心处理分·裂的国土,绝不能让此事扰乱了民心,遂命大理寺迅速彻查此事。

楚莫接手以后,又陆续发现了几宗相似的案子。

这些女子多为年轻貌美,失踪多年后又突然出现,且完全换了身份,性格也与之前迥异。

后来他请了一位有经验的仵作,才揭开此案的关键。

那些女子的面部虽然看不出任何痕迹,却在脑后留下了细微的缝合口,只是平时头发覆盖,完全看不出来。

简而言之,这些人被换了脸!而之前那些失踪女子,只怕是都已经遭遇了不测,被人切下脸来。

究竟是谁不但能行此诡异的换脸术,还能做得天衣无缝?

可惜这些女子被发现时都已经死了,唯一留下的线索,便是郑满生前,曾经对痛哭的张夫人说了三个字。

九岭镇。

陈州九岭镇,坐落在九川山脉的山顶之上,因为与世隔绝,躲过了安史之乱。

九岭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镇中也不乏豪门大户,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陈州陆家。

陈州陆家曾经出过多位陈州刺史、司马,安史之乱后,本有机会成为新的藩镇,可惜陆家上一任家主早逝,家业也就衰落下来。

眼下陆家虽然无人在朝,在陈州的影响力却也不容小觑。

楚莫说完了人皮面具的前因后果,就静静靠着车壁,冷眼看着对面的小姑娘。

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长得清秀可人,却只身一人出现在雨夜的山道旁,已是可疑。

更可疑的是,从那么高的山崖上摔下来,她居然还能活命。

她说自己是陆云舟的未婚妻,不如就借她的关系,去查一查那陆云舟。

他这么想着,就目不斜视地盯着她。

朱影被盯得脊背发凉,怯怯地问道,“你······真不是变·态杀人狂?”

“不是。”

“那你查案归查案,带着那些人皮面具做什么?!”她总是觉得这人哪里怪怪的,又说不上来。

“这些人的身份我还要核实,那些人脸都是重要证物,怎么能丢?”楚莫懒洋洋地抬起眼睫,白了她一眼。

这年头,要是有DNA检测就方便多了啊。

异想天开。

雨后天晴,山道上也好走了许多。

只是这环山道路,晃得朱影有些晕车。

昨夜什么也没吃,吐倒是吐不出来,就是没多久,她又近乎昏迷了。

待她醒来,周围已渐渐有了人声,市井的嘈杂之声也随之而来,令人稍稍心安。

“朱姑娘,我们打算先在这九岭镇中吃顿午饭,再去陆家,你看如何?”楚莫已经跳下了马车,隔着窗户问她。

“也好。”她早已饿得肚子咕咕乱叫。

马车在一间酒楼门口停了下来。

“鸿十,你将马牵到后面去。”另一匹马上的侍卫也跳下了马,楚莫便向他嘱咐了一句,带着驹九和朱影走进了酒楼。

朱影对着旁边的驹九怒目而视。

想起刚才被他反绑的事,她就觉得愤愤不平,这人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驹九也毫不示弱地瞪了她一眼,二人目光相接,火光四射。

九岭镇不大,这座两层楼高的酒楼,在九岭镇的大街上算是比较显眼的了。

四人吃过了午饭,就坐在二楼的雅座上,俯瞰九岭镇的街景。

“线索就只有‘九岭镇’三个字,这满大街都是人,你怎么查?”朱影指了指楼下来来往往的人,又给自己倒了杯茶,大口喝了起来。

唐朝的茶水也不知是加了什么调味料了,又甜又咸,呛得她一阵咳嗽。

“首先,要行这换脸之术,少不得要用到医药,咱们先从镇里的药铺开始查起,看看那些郎中有没有可疑的。再者,郑满是梧州人,说话带很重的梧州口音,她若是来过九岭镇,或许会有人记得她。”楚莫说完,又若有所思地看向朱影,“陈州陆家,我一直有心拜访,这次既然来了,也去看看。”

说到陆家,朱影的脑袋里又有些支离破碎的记忆碎片浮了起来。

一个身姿飘逸的长发男子,气度清俊淡雅,笑起来如秋水长天,说话的声音就像风吹树叶般沙沙作响。

她陷在深深的回忆里,直到楚莫不悦地用指节敲了敲桌案。

“朱姑娘,恕楚某冒昧,你说陆云舟是你的未婚夫婿,不知令尊是······”

陈州陆家,门第可比一般的小藩镇,陆云舟又是陆家家主,一般的女子可高攀不上。

这个年代,联姻极讲究门当户对。

“我父亲只是沧州一个小小的医者。”朱影从脑海中的片段里慢慢串起一段回忆,“三年前陆云舟路过沧州时遭遇山匪,生命垂危,我正巧路过救了他。后来陆云舟便来我家提亲了。”

“照这么说,这陆云舟还真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楚莫微微颔首,神情依旧冷漠。

陈州陆家,位于九岭镇北,始建于隋朝初年,几次扩建之后,面积已占了三分之一个九岭镇大小。

陆家的产业遍布陈州,从商铺田产,到制卖丝绸茶叶,样样俱全,也是如今的陈州首富。

三个身着暗色劲装的年轻男子,领着一个藕色衣裙的少女,站在朱红色的陆府门前。

鸿十懂礼,楚莫便让他前去叩门。

“你们找谁啊?”一个小厮将门开出一个小缝,探出头道。

“我家主人是长安来的大理寺少卿楚大人,这位小姐是你们云舟公子的未婚妻子,我们在路上遇到她,烦请小哥给通报一声。”鸿十说着,拱手作了一揖。

“云舟公子的未婚妻?”那小厮仔细看了一眼他身后那少女,“是朱小姐?”

“阿贵,是我。”朱影说着,上前一步让他看清楚脸。

“小姐总算回来了,昨夜公子一阵好找呢!”阿贵激动地连连拍手,“我这就去告诉公子!”

不多时,四人一起进到了陆府的正厅之中。

眼下刚刚入秋,九川山虽地处南方,山顶上天气却十分寒冷,院中红叶落了一地。

缕缕淡香,从一个精致的镂空铜香炉中袅袅升起。

厅中装饰朴实无华,却彰显贵重,无不显示着主人的高雅品味。

朱影已不是第一次来了,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眼前的一切既陌生,又熟悉。

“花心,花心!”人还未至,一阵清冽的男子声音就传了进来。

楚莫转头瞥了她一眼,挑眉道,“原来你叫花心?”

朱影一个皱眉,讪讪地笑道,“小名······”

紧接着一个宽袖锦袍的俊朗公子就如一阵秋风般吹入了厅中。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