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美好

她进空间,又深呼吸了几个来回,神清气爽的出来。

洗手,拌个菜。

前世,养刁了嘴巴,干饼子真的咽不下。

她从发现空间能储藏,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头驴,还有配套的板车。

只不过,她尝试了几次,自己进入空间,出来后还是原地,不能随心所欲换地方。

有那么一丢丢不完美。

等到了晚上,她收拾收拾,等张健睡熟了,才起来。换了一双张健的大鞋,徒步往西南方向走。

她前脚走,后脚张健远远的缀着。

到了地方,蒋翠翠直接就去了目的地。

当初,她也来这里落过脚,心心念念的记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哪里能找不到。

瞅到驴子,她从包袱里拿出黄豆,双手捧着给它吃。

等它吃了小一会,才伸手摸了摸它脑袋,驴子就消失了。

她又顺着墙角走了一圈,顺走了板车。

当然,也看到了猪圈里的猪仔,想了想前世这两口子的为人,她不带犹豫的伸手,把两头肥猪收到了空间里。

又转悠了一圈,再没发现啥值得她出手的,她直接就掉头回家。

累了,就找个角落,闭眼睡一睡,让自己的精神力进去吸几口白雾。

她也发现,精神力吸白雾,远远不如自己站在空间里效果快。

可她不想一会消失一会出现,万一被发现了,会被烧死。

没必要冒险。

一路上,最疑惑的就是张健。

他想怀疑蒋翠翠被人掉包,可又觉得小细节处,这人应该不至于都能学到位。张健哪怕腿瘸,可也是心细如发的聪明人。

他仔仔细细的回忆了蒋翠翠的变化,发现出发前和回来后的蒋翠翠,的确判若两人。

难道他有什么是值得蒋翠翠图谋的?或者自己村子里有什么是蒋翠翠想图谋的?

否则,她为啥要回来?或者是为啥要被人掉包?

再说了,他们家家徒四壁,有人会这么傻来当蒋翠翠?

两口子一前一后的到家,互相看一眼,没说话,睡觉。

第二天继续干活,到了中午,王炳趁着张健回家做饭,溜达到了蒋翠翠跟前。

蒋翠翠瞅了瞅他,一副十分疑惑的样子。

王炳可是人精,哪里不知道最近张家庄发生的事情。他可不信他姑的话,觉得蒋翠翠还尽在掌握中。

“翠翠啊,我想了想,咱们还是走吧。外边随便都是赚银子的门路,不至于在这里受累。”

“走?赚银子?哎,那天我还为了这个,和我们村人争辩呢?他们都觉得我是二傻子,说外边银子不好赚。你具体给我说说,我回头好说给他们。”

“哎,不瞒你说,我原本是要把大伯娘的话告诉他们,可大伯娘不让啊。那你告诉我其他的门路,我说给他们。”

蒋翠翠内心冷哼,却一脸仰慕的看着王炳。

转个眼珠子,王炳就知道自己被蒋翠翠给耍了。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明白的。

“哼,明人不说暗话,我买驴车的银子,你要给我。”

“嗯?驴车都是你的,我付银子?我这还没赚银子,就要先出银子?”

“你不是说,等你拿到了张健的银子,咱们一起走吗?”

蒋翠翠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瞅着王炳。

王炳凶狠的眯了眯眼。

“我当时不是信任大伯娘么。合着,村里人说的对,你们两个人想要骗我银子?其实是没有能赚银子的门道?”

“哎吆,哎吆,老天爷吆,我这没法活了,我大伯娘居然要骗我?”

蒋翠翠知道,在王炳来的时候,周围其他人就隐藏着瞧热闹呢。

“闭嘴!否则老子要你好受。”

“嗯?你当谁老子?你还一年赚几百两、几千两、几万两的大富人呢,白瞎了。”

蒋翠翠一边义正言辞,一边伸手指着王炳。

王炳想要扑到蒋翠翠跟前,打晕,带走。结果,周围看热闹的能答应?真当张家庄没人了?

王炳一瞅这么多人,眼里闪过一丝阴狠。转头,立刻笑脸相迎,表示自己和蒋翠翠开玩笑。

其他人明知他不是开玩笑,可瞅着蒋翠翠一副呆呆傻傻受打击的样子,也不好明说。

又想到张健那腿,还是不能说的太直白,万一散了张健家呢。

蒋翠翠一路上,被大家簇拥着往回走,一直喋喋不休的问大家,是不是自己真的被骗了,银子真的没那么好赚、、、、、、

大家可不敢给答案,要不然下一次再被骗,里正肯定怪罪他们。

再说了,蒋翠翠瞅着是个精明的,做事却是个傻子,传出去,于他们村子也不好听。

蒋翠翠瞅着大家的表情,低头一副更加失魂落魄的样子。

王炳没走出去多远,就碰见了王杰,听到自己的驴车都丢了,立刻怀疑的瞅了一眼王杰。

王杰一瞅,立刻竖起三指赌咒发誓。更说他们家两头大肥猪一起丢了,王炳才少了几分怀疑。

两个人急匆匆的朝着王家庄赶。

蒋翠翠也知道王炳认识很多三教九流,尤其丢了财,更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前世,她就知道王炳手里有人命,可不知道是谁家的,哪里的。她也知道王炳买卖仆妇,可一整条上下线,她也不清楚。

要是单纯的引他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打晕了扔到空间也容易。可一想到那么多遭难的妇人孩童,她就不甘心。

更可气的是,自己附近几个村子,从来没有丢过女人。几乎都是跟人跑了,家里人嫌丢人,不闻不问,权当死了。

蒋翠翠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想想,最好在自家院子跟前,挖几个大坑,做陷阱。

至于锄地之类的,一直都和张健一起,也不怕遭王炳黑手。

毕竟,现在空间看得见的地方,还不大。必须要努力干活,才能减少白雾。

等回到家,她依旧装出一副恹恹的神情,一个人躺着。

外边没了响动,她才趁机进了空间。

板车看不见了,驴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死了!

哎玛,放进来是活的,等想出去就是死的?

她整个人像霜打了一般,无精打采的坐在炕头。

损失了一笔银子呐。

张健回来瞅一眼,一言不发的做了饭,端在她面前。

蒋翠翠把饼子推出去,自己喝了几口清水米汤,恹恹的又躺下。

张健不言语,长叹一声,觉得蒋翠翠应该是真的受伤了。

张霖一个人去锄地。别人问过张霖,才知道蒋翠翠没吃饭躺着呢。

哎吆,这是真的伤心了,知道被张王氏给被骗惨了。

有人想要去安慰一下,结果看到了啥?看到蒋翠翠热火朝天的,在距张王氏家几步之遥的路中间,栽篱笆。

两家以后要断绝往来?赶紧有人跑到蒋翠翠跟前八卦。

蒋翠翠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她因为大伯娘养大张健,啥都信大伯娘。结果,差点被骗了家里的银子。

其他人赶紧问多少银子,她则立刻瞪大眼珠子,一脸防备。大家一想,张健哪怕腿瘸也是打猎的好手,肯定攒了银子。

ps:以后尽量都八点左右发文哈。大家要是有票票,麻烦投一下呀。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