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三婚了暴戾反派

顾清由着曙天领她去找萧胤尘,但她自个儿的心里有些纳闷。

对照小说来看,虽然也写到新婚夫妇去瑶台峰谢礼一事,但那是敬观仙人主动提议的,这萧胤尘可是连见都没见她,直接拒绝了此要求。

至于接下来两人前往瑶台峰的情节,阉割版小说立马根本一个鸟字都没写。

难不成,又是原稿中的内容?

顾清无从判断,但也不太慌乱。

既然人家要去仙门,那就去呗。

反正瑶台峰是自己的家,到了那都是娘家人,他一个魔君还能当众轻薄她不成?

到了起程处,萧胤尘已经早早坐在了鹿船上,他的穿着,较之昨晚庄严了许多,靛蓝长袍上绣有魔族独有的螭龙,青丝高束,俊美非常。

顾清看看自已一身绣有青鸾晚波蓝裙袍,这才明白曙天为何连哄带骗地让她换上这身衣服。

合着是要凑成一对情侣装啊,还挺有情调。

萧胤尘见顾清来了,原本就淡然的脸上变得更为难看。

顾清随意嘀咕几句,他便好像吃了炮仗一般,一点就着。

不过顾清也不甚在意,反而兴致勃勃地坐到他身边,也不再搭理他了,只是与开船的司机交流架势技巧和鹿船的行驶原理,露出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鹿船从万魔山直达瑶台峰,一路上畅通无阻,竟然连个红绿灯都没有。不过胜在也没有其他船只,倒也不怕出交通事故。

像极了戈壁滩上狂奔的野摩托,带感。

此时瑶台峰的弟子早已守候多时,各个脸上洋溢着做作的笑容,看起来直让人觉得反胃。

这倒也不奇怪,仙门与魔族本就水火不容,让他们举花夹道欢迎宿敌,还不如直接把他们的头给砍下来。

不过目前看来,仙门弟子果然能屈能伸,为了能保住仙门一脉,竟然真的缩起脖子当乌龟,教人想砍也砍不着。

其中一位中年仙君满脸堆笑地拱手道:“鄙人松涛,在此恭迎魔君大驾光临,敬观仙人回……”

左右不知该称什么,一个无名小仙适时嘀咕了一句:“……娘家。”

“诶,对对对,回娘家。”

顾清心念一动。

这松涛仙君正是方池平和陆枫冥的师父,他非但不嫌弃方池平出身低微,而且还对他最为照顾喜爱。

犹记小说中期,他被自己的大徒弟害得够呛,临死前便将瑶台峰的一个大秘密告诉了方池平。

松涛仙君可以算是整本小说中,顾清最敬重、佩服的一个人物了。

那边顾清还神游着,这边萧胤尘听罢,冷漠地轻点一下头,接着大袖一挥,头也不回地兀自前行,根本不把松涛放在眼里。

松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尴尬至极。

顾清见状,心有不忍,只好简单地安慰几句,无非说些“魔君今早没睡醒”,什么“起床气还没消”之类无关痛痒的理由。

而松涛不愧为宽以待人的师尊典范,得知了原委,很快便原谅了萧胤尘的无礼,恢复和颜悦色、慈祥和蔼的模样。

松涛带路,萧胤尘快步前行,而顾清就跟在他屁股后面,东瞧瞧西看看,觉得什么都新鲜。

虽然那小说中对于瑶台峰有些描写,给人的感觉像极了中岳嵩山的感觉,但这文字到底不如亲眼所见来的冲击力大。

脚下的山路被修的极为平整,如履平地一般,不多时便来到一座豪华的宅邸前,上面写着“鸾星阁”三个大字,应该就是那凌霄仙尊的住所了。

她本来以为这里会跟西游记的天庭似的,到处烟雾缭绕,各个美人如玉。

如今看来,与她在博物馆和文化遗址里看到的古代建筑也没什么太大差别。

都是屋顶极高,雕梁画柱,周围的一切装饰极具奢华之风。

府邸中的路人职位不一,但见到松涛都是十分恭敬地拜上一拜,对于她,倒也展颜笑谈,唯有面对萧胤尘,脸上隐藏不住惊恐的神色。

进入大厅,数位仙君位列两边就坐,一位相貌堂堂,威严端凝的中年男子坐在高台之上,显然就是瑶台峰最高级别领导人——凌霄仙尊。

凌霄故意板着一张脸,连座也不起,傲慢地道:“魔君来了,请坐。”

语气是要多随意有多随意,然后看都不看,随手指了下面的某个座位。

萧胤尘冷笑了一声,一跃而起,向一位青年仙君直扑过去,那仙君吓得屁滚尿流,连和他动手相搏的念头都没有,直接弃桌而逃。

嘿,还杠上了,看来有好戏看了。

萧胤尘并不追赶他,而是一挥袖,那桌下的椅子便自己腾空而起,悬在了大厅的正中央,随后他转身一翻,坐到了那椅子上。

“多谢仙尊。”

萧胤尘嘴角挂上一丝玩味的笑,看那气定神闲的样子,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顾清咂咂嘴,别说,这家伙还挺能摆一谱。

仙门以级别高者上座,凌霄本是最高位者,此刻萧胤尘却悬空而坐,位置自然比凌霄高出许多,其挑衅的意味不言而喻。

凌霄的脸色极为难看,但顾清能看出,他是敢怒不敢言,要不是实在拿萧胤尘没辙,也不会甘愿把自己的义女嫁出去。

台下的仙君皆轻呼一声,见凌霄不动,自己自然也无法擅自动手,只得乖乖地坐在原位,只是那位被萧胤尘逼走的仙君,可怜巴巴地躲在柱子后面,委屈地观望着。

此时场面一度尴尬到窒息,但在顾清看来,他们打架,关自己屁事?

左右祸事,都轮不到她一吃瓜群众的身上。

于是她便朗声道:“拜见仙尊!”

凌霄见顾清还算恭敬,面色稍稍缓和了一些,道:“敬观,你已然嫁为人妇,一定要恪守妇道……”

顾清一听到“恪守妇道”这四个字就烦得不行,怎么魔族的魔君那么开明,可以传位给女儿,这到了仙门,却有着一股子浓浓的封建余念的意味。

就差把“迂腐”两个字刻在脸上了。

她不过一个吃瓜群众,cue她干嘛啊,于是顾清有些不耐烦地抢言道:“仙尊说的是,敬观定谨遵旨意。”

“不过敬观离开家中多时,有些想念,想回家看看。”

凌霄半句话噎在嗓子里,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合着敬观成了一次亲,没几天就被下了迷魂咒?

还未等他想清楚,顾清便懒懒地作了个揖,转身就跑,很快消失在山峦之中。

反正有萧胤尘在背后挺着,她狐假虎威也挺舒坦。

顾清潇洒的背影没维持多久,她就发现自己悲催的迷了路。

害,没有高德就是麻烦,寸步难行寸步难行,顾清闭上双眼开始凝神。

“教授出来~”

穿书后,我三婚了暴戾反派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