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暴君的心尖宠

她这说好听点是禁卫军统领,说不好听一点,就像是陆暝身边的大太监!

还是全能的那种!

姜初九当真是欲哭无泪。

做着最苦的活,到最后还死的那么惨,一点儿好处也没见落着啊!

所幸的,这段时间经历的并不长,但午膳后,陆暝并没有让她去用膳,反而在餐盘都撤下去了之后,叫住了姜初九。

“宫宴准备的如何了?”

姜初九心里亲切的问候着陆暝,但表面上依旧恭敬:“回陛下,都准备妥当了。”

“嗯。”陆暝应了一声,看似不经意一般的随口又问道:“你的伤口还没有愈合?”

不知道陆暝是怎么知道的,但想到陆暝在原著里面的能力是变态的存在,应该是察觉到自己的衣裳换过了。

可陆暝早上分明只瞧了她一眼,而且她的衣物都长的差不多,连她自己都看不出什么差别啊!

即便如此,姜初九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回陛下,在尚书府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愈合的伤口又裂开了,为了不冲撞到陛下,故此特意换掉了染血的衣裳,才面见陛下的。”

毕竟在这种事情上面撒谎,那根本是没必要的。

陆暝微微颔首,又言了一句:“你伤在后背,若是不好上药的话,可寻得旁人帮忙,总比自己逞强好得快些。”

“陛下教训的是。”

随后,陆暝便没了声音。

姜初九又等了片刻,见陆暝仍旧没有要吩咐自己去吃饭的驾驶,甚至还拿起一本兵书看了起来!

姜初九饿的肚子都开始抗议了,在安静的寝殿里,那声音倒是极其的明显。

尤其是在两个内力极强的人面前。

“咕噜噜~”

姜初九:“……”

这简直当场社死啊!!

陆暝眼眸中也闪过了一丝微诧。

瞧着姜初九带着些许窘迫的脸,倒是觉得有些新奇。

这样的姜初九,还是第一次瞧见。

她居然也会觉得窘迫?

陆暝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将视线重新落在手中的兵书上。

“时辰不早了,你先回去用膳吧。”

陆暝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冷漠的让人胆颤。

可就是这样的语气,让姜初九顿时视若天籁!

“是,属下遵旨!”

在姜初九转身离开的瞬间,陆暝抬起了那双如鹰般锐利的眸子,盯着她的背影,眼眸微眯。

他会给姜初九机会,生,亦或者死,那就全看姜初九自己的选择了。

回到偏殿,终于吃上了午饭,姜初九简直要哭了。

刚刚肚子响了的时候,她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自己埋在哪儿了。

殿前失仪的大罪啊!

陆暝可是暴君啊!

呜呜呜,劫后余生的感觉真好……

吃完了午膳,姜初九就有跑回去乖乖当差了。

毕竟在她成功逃跑之前,她还是要做好在反派大佬面前的表面工作的。

转眼间,便到了晚宴时辰。

姜初九也不懂看什么时辰,倒是一旁的小太监一脸急切的模样,急的都要跺脚了。

姜初九侧眸,有些无语的瞧了他一眼,挑眉。

“你做什么?”

“姜大人,这时辰不早了,估摸着宴会厅那边人也到的差不多了,该请陛下移驾宴会厅了。”

“哦,那你去请啊,在这儿跺脚有什么用?”

“哎呀!姜大人,奴才哪有那个胆子啊!”

姜初九:“……”

你没胆子就干跺脚,说得就好像我有那胆子一样。

但是很显然的,貌似也只有她去提醒一下陆暝了……

斜了一眼那个小太监,姜初九认命的转过身,敲了敲殿门:“陛下,时辰差不多了,该动身了。”

殿内没有动静。

姜初九皱了皱眉。

陆暝不在寝殿?

不应该啊,若当真如此,这小太监怎么还会一直等在这里?

想着,姜初九又唤了一声:“陛下?”

仍旧是没有动静。

姜初九的眉头缓缓皱起来:“陛下,属下失礼了!”

说着,姜初九推开了寝殿的门,大步走了进去。

环视一周,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屏风后面,软榻上若隐若现的身影。

既然陆暝在,方才为何不应声?

想着,姜初九走到屏风前,隔着屏风又唤道:“陛下,陛下?”

见姜初九不停的唤着自己,却没有分毫要绕过屏风进来的架势,陆暝也放弃了这个试探,决定还是用最早准备好的。

他应了一声,声音带着慵懒的意味,似乎是刚刚睡醒一般。

见此,姜初九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又道:“陛下,时辰不早了,该移驾了。”

陆暝坐起身,道:“更衣。”

“是,属下这便去吩咐。”

姜初九叫来了小太监为陆暝更衣,自己则是在外等候着。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现在正在发生与原剧情不相符的事情,难道是因为她接住了女主,所以便产生了蝴蝶效应?

姜初九的表情有些凝重。

……

“陛下驾到——”

通报太监的声音响起,宴会厅中的众人纷纷起身行礼。

不得不说,陆暝当真是给足了楚云莞脸面,楚云莞入宫为妃,还专门给她准备了晚宴,甚至还请来了朝中大员,以及胞弟陆予琛前来。

可若是没有如此,估计楚云莞也不会觉得陆暝也是喜欢她的,也不会那么死心塌地的对陆暝了。

当然,这指的是前世的楚云莞。

姜初九跟在陆暝的身侧,随着他一路走向首位。

在这过程中,姜初九也收到了不少的视线。

大多是来自后妃的羡慕。

没有嫉妒,也没有恨。

因为她们知道,即便是这样形影不离的跟在陆暝身边,姜初九也只是个下人,是个为陆暝出生入死的下人,虽然也是风光,可那是拿命换来的,哪里有后妃那般殊荣?

陆暝端坐在龙椅之上,姜初九便站在他的斜后方。

瞅了一圈,在左侧第二排看到了女主。

“平身吧。”待众人重新落座后,陆暝才又道:“今日宴会是为迎接莞妃入宫,算是家宴,不必拘谨。”

众人齐齐开口:“谢陛下!”

宴会之上,歌舞升平。

陆暝浅酌着杯中的清酒,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穿成反派暴君的心尖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