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暴君的心尖宠

但姜初九知道,因为陆暝方才的话,已经让几个善妒的后妃嫉恨上了楚云莞。

原著里面,陆暝这是个一举两得的计划。

一是为了让楚云莞觉得陆暝在意她,而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引起那些后妃心中的不平衡。

毕竟她们入宫时,陆暝并没有为她们准备晚宴。

这是楚云莞仅有的殊荣。

让那些后妃们勾心斗角,同时也让楚云莞没有时间纠缠自己。

而且,姜初九还知道,后妃们已经暗中撕起来了。

等这支舞曲结束之后,身为沐贵人的礼部尚书之女谢沐禾,就要起身请旨一舞了。

为的自然是要打楚云莞的脸,毕竟谢沐禾的舞姿倾城,在京中享有盛名。

想到这儿,姜初九也有些期待了。

虽然如今这大殿中央的三位舞姬跳的就挺不错的。

然而,姜初九预想的舞曲没来,等来的却是另一群人。

姜初九原本站的有些腿酸了,正想偷偷活动一下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压,随之而来的是浓烈的杀意!

姜初九心下一凛,目光警惕的看着四周。

然而,她心里想的却是……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是遇上刺客行刺了吧?!

这,这跟原来的剧情差的有点大了吧?!

姜初九的想法刚刚形成,一个个黑衣人从暗处冒了出来!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陆暝!

“快护驾!”

姜初九大喊一声,宴会厅外的禁卫军已经和黑衣刺客纠缠起来。

宴会厅里面,后妃文官们也是紧张的有些打颤,倒是武官与北琛王陆予琛参与进了宴会厅外的打斗中。

姜初九眉头紧皱着,握着佩剑的手心也往外冒着冷汗。

反观陆暝,倒是一脸淡然冷漠的坐在那里,似乎那些人并不是来刺杀他的,而是前来恭祝他册封了新妃。

原本以为刺客进不来宴会厅,她只要护在陆暝身边就是,可现实却是给了她迎头一棒!

原本那些翩翩起舞的舞姬一个个都变了脸,抽出腰间的软剑,便一股脑儿的都冲向了陆暝!

姜初九一把抽出佩剑,直接迎了上去!

姜初九对三个人稍稍有些吃力。

关键是她不愿杀人,还得要防着她们靠近陆暝,同时又要自保。

再加上自己后背上的伤,着实是有些吃力了。

不过幸好宴会厅外面处理的较快,陆予琛进了宴会厅正要回禀,便看到姜初九一人对抗三人。

当即,陆予琛飞身上前!

三人能借着姜初九的伤势多纠缠一会儿,但却无法敌过身手矫健的陆予琛。

其中一人见此,咬了咬牙,直接朝着陆暝那边冲去!

姜初九瞳孔一缩,与其说是她的反应,倒不如说是这个身体的本能。

她同时冲向陆暝那边,速度比舞姬更胜一筹!

舞姬见情况不妙,拔下了藏在发中的几根染了毒的银针,直直的朝着陆暝掷去!

姜初九站定在陆暝身前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打开银针,却还是漏了一个,直戳她的心口!

那毒药的药劲大,银针刚刚扎在身上,不过几息的功夫,姜初九只感觉头昏脑涨的。

眼前一黑,直接朝着地上栽去!

失去意识之前,姜初九还在想,她明明没做什么影响剧情的事情啊,怎么死期来得这么快……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尚未倒在地上的时候,陆暝飞身上前,一把揽过了她的腰身,拿过她手中的长剑,对着舞姬,一剑封喉!

陆予琛那边,其他两个舞姬也没有幸免于难。

陆暝将长剑抽出,丢在地上,舞姬的尸身瞬间跌倒在地,死不瞑目。

他低下头,看着面色苍白姜初九,她额间豆大的汗水顺着脸颊滴落,陆暝冷冽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微光。

“皇兄,姜大人她……”

“传御医!”

陆暝沉着嗓音留下一句话,便一把抱起姜初九,大步流星的朝着乾宸宫走去!

见此,陆予琛当即前往御药房请了值班太医。

望着陆暝抱着姜初九离开的背影,楚云莞的眉头缓缓皱起。

前世并未出现有人行刺的情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陆暝抱着姜初九回了乾宸宫的偏殿,想将她放在床上,却想到她身后有伤,胸前又中了银针。

就在陆暝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动手把银针拔出来的时候,陆予琛带着太医来了。

取下银针之后,太医看着陆暝怀里的姜初九,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说道:“陛下,姜大人这伤需要宽衣才可上药。”

陆暝带着冷意的眸子扫了他一眼,太医瞬间被盯出一身的冷汗。

陆予琛倒是很有眼力劲儿,直接开口告退了。

这一下,太医心里更加没底了。

陆暝皱着眉头,但还是依着太医的意思,亲自动手将姜初九的伤口露了出来。

太医连忙动手上药,不敢有一丝的拖沓。

上了药之后,太医又取出一瓶解药,双手递给陆暝:“陛下,这个是解药,只要姜大人把药吃下,就无性命之忧了。”

“给她喂。”陆暝将姜初九的衣裳整理好,皱着眉头道。

太医连忙应是,抬手去捏姜初九的脸,想要让她张开嘴,能把药给吞下去。

但是那只手还没碰上那白嫩的脸蛋,就听到陆暝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传来:“你的手不想要了?”

太医连忙磕头:“陛下饶命!臣是为了给姜大人喂药,并不是要占姜大人的便宜,陛下明鉴啊!”

“把药给孤!”

“臣遵旨!”

陆暝接过太医递来的药,皱着眉头,动作粗鲁的捏着姜初九的脸,把药塞了进去。

“这样就行了?”陆暝问。

“回陛下,等姜大人醒来之后,再吃一次药,就无碍了!”

“知道了,你退下吧。”

太医如释大赦,急忙谢恩离开。

陆暝将姜初九放在床榻上,没让她躺着,而是让她趴着的。

没错,这场刺杀是他默许的。

若非如此,那些人哪里来的机会,能近他的身?

但如今有一点,陆暝能够确定。

姜初九是忠心于他的,可姜初九这些日的行为举止,也的确是与往常有些差异。

穿成反派暴君的心尖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