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暴君的心尖宠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翌日的巳时。

姜初九皱了皱眉头,身上的不适感让她格外的难受。

但姜初九刚刚动了一下,便听到身边一声惊喜的声音:“大人,您醒了!”

是个女声,声音甜甜的,很是好听。

姜初九却是皱着眉头看过去,是一个宫女装扮的人,瞧着模样很是无害,就是不知道什么来历。

“你是何人?”

姜初九刚刚醒来,再加上口干舌燥的,声音便有些沙哑。

见此,小宫女连忙跑去给她倒了杯水,同时开口:“奴婢名叫梦棠,是陛下派来照顾大人的,大人原先中的银针上面染了毒,再加上陛下也不放心大人后背上的伤,所以就派奴婢前来照顾了。”

陆暝不放心她的伤?

姜初九简直要仰天长笑了!

陆暝那样冷血的人,怎么可能会在意她一个小小属下的伤?

更何况!

她这才来了几天啊?

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姜初九瞬间觉得原主真的好悲惨,以前的那些年,原主一个小姑娘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

姜初九喝完了水,撑着身子便要起身,梦棠急忙上前搀扶着。

“大人您小心!您后背上的伤还是挺严重的,还是好生休养,动作不要太大,才易痊愈啊!”

姜初九瞧着梦棠这样,因为自己一个动作便紧张兮兮的模样,也知道这丫头是怕陆暝怕的紧,生怕自己做不好陆暝安排的事情,被他降罪。

姜初九低头瞧了一眼,问她:“是你给我上的药?”

梦棠当即点头:“是的大人。”

姜初九却是没有多言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梦棠虽然不了解姜初九,但是还是很会察言观色的,见她如此,便急忙开口:“大人,上药一事是陛下吩咐,再加上您的伤裂开的十分严重,若不上药的话,会留下很难看的伤痕,所以奴婢……”

“你不用紧张,我知道。”姜初九瞧着梦棠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心中也是无力。

梦棠安静的站在一旁,没再开口。

姜初九的眉头皱着,回想着晚宴时的情景,经过这么一闹腾,恐怕男女主是没有见成了面,女主也没有那个机会引起男主的注意了。

可这和原剧情差的有点大了吧?

好好的晚宴,为何会突然出现那么多的刺客?

虽说原著里面想杀陆暝的人不少,可能够进入皇宫的刺客,可以说是一个没有。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就因为她扶了一下女主,所以剧情就变了?

姜初九想的有些头痛。

这时候,梦棠将桌案上放着的小瓷瓶拿了起来,走到姜初九的面前。

“大人,太医说您醒了之后还是要再吃一次药的,这样才能彻底的清除掉您体内残存的毒。”

姜初九吃了药,重新坐回了床沿边上。

坐下之后,姜初九看了一眼梦棠,微微挑眉:“你没有事情干吗?”

梦棠一听姜初九这么说,“噗通”一声,直直的跪倒在地上!

而后朝着姜初九的方向连连磕头:“大人饶命!若是奴婢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大人只管打骂,还请大人千万不要将奴婢赶走!”

姜初九见她这幅架势,有些呆滞的看着她,眉头紧皱:“好了!”

梦棠听到声音,没有继续磕头,但也吓得不敢抬起头,那身子抖似筛糠。

“我只是问你有没有事情做,这么大的反应做什么?起来吧,别跪着了。”

闻言,梦棠缓缓的站起了身,眼底尚存着惧意。

虽然梦棠没有说,但姜初九也也不蠢人,她自然想的明白。

毕竟是陆暝吩咐下来的事情,连她都没胆子违背,梦棠一个小小的宫女,怎么可能会不怕?

而这时,房门被人敲响。

姜初九与梦棠不约而同的望向门口,梦棠走过去,打开了门。

“参见莞妃娘娘!”

女主?

姜初九听到声音,人有些懵。

女主怎么跑到她这里来了?

然而这想法刚刚冒出,楚云莞便带着芷柔走进了偏殿。

梦棠见此,便等待让人进了偏殿后,将门给关上,重新回到姜初九身旁站好。

姜初九刚要起身,却被楚云莞给制止了:“姜大人有伤在身,还是不要随意乱动了。”

姜初九倒也没有坚持,而且请楚云莞坐下后,问她:“莞妃娘娘怎么到属下这里来了?”

“姜大人在晚宴上为了保护陛下与在场各位而身受重伤,本宫对此,又怎能无动于衷?这不,本宫在小厨房做了些糕点,特意亲自前来送给姜大人。”

楚云莞眉眼弯弯,说着,还让芷柔将手中提着的食盒递给自己。

“让娘娘费心了。”姜初九连忙开口。

陆暝是没人敢惹的暴君,可楚云莞在原著里面,也是个不好惹的角儿!

前世为了陆暝,贡献出不少良策,重生后,那才华全放在了对付陆暝的这件事上。

智商情商双双在线,直接就贯穿一整本书!

哪里是她斗的过的?

只是,经过晚宴这么一闹,女主和男主没有见面,亦或者说是没有达到楚云莞原本的目的。

女主不会是想把这口气,撒在她的身上吧?!

姜初九看着楚云莞那人畜无害的脸,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

不会的,不会的。

她好歹也是陆暝身边的人,这还是楚云莞亲自做的,又亲手送来的糕点,楚云莞不可能会在糕点里下毒。

这么一想的话,姜初九心里的紧张感也慢慢减轻了。

“姜大人这话可就见外了。”楚云莞将食盒重新递给芷柔,让她放在桌案上,转头重新看向姜初九:“是姜大人亲自将本宫接进宫来的,如今姜大人受了伤,于情于理,本宫都应该来看看不是?”

楚云莞没有回话,她总觉得楚云莞这次来找她是另有目的的。

楚云莞倒也不恼,脸上依旧带着莞尔的笑:“姜大人为人严肃,倒是未曾听说过,姜大人展露过笑颜,人生在世,为何一定要活的那么死板呢?”

这番话从楚云莞的口中讲出来,姜初九当真是觉得讽刺极了。

穿成反派暴君的心尖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