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福宝她恶毒堂姐

柯美虞扶着母亲的手慢慢地走出来,轻笑着说:“现在正好呀,当着全村的面,于家给了礼金,还说了要送来三转一响,就没了反悔的余地。

不然我们可以告他们个流氓罪,看谁怕谁!

唔,虽然吧我并不稀罕这个什么于家,可于敬源到底是你们从我手里算计过去的,而且我这脑袋伤得重,以后说不定时不时晕下,根本不能做重活。

一百九十九块钱,留给堂妹十九块购置东西,其余的就当做我的营养费了。

三转一响和一百多块钱给我五个哥哥一人一个娶媳妇用,算是我三年的误工费。

往后呐,这事就算翻篇了,怎么样?”

老太太连连点头:“我看这样行,说到底还是八丫头占便宜了。

有个开货车的男人,多少钱没有?”

二房人有些呆愣,随即愤怒不已。

柯二媳妇摇着头满是生气道:“七丫头,你这不是没事吗?

乡下谁家丫头小子不磕碰下?

你嘴巴一张就要去所有的彩礼!

你想过以后你堂妹嫁到于家,会过什么样的日子吗?

再说,凭什么啊?”

突然柯恩淑拉住自家娘,直直看向柯美虞,“堂姐,如果我这些彩礼都不要,全部给了你。

这事真过去了,往后你们不再提?”

“自然,我这个人比较务实,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绝不费口舌!”

柯美虞笑着点头应声。

“不过呢,往后我走我的阳光道,你走你的独木桥,不许再对我跟我家人动心思!”

相比较原主的仇恨,她更愿意看到家人平安和乐地生活吧?

况且自己的运气一向也不错呢。

“好,口说无凭,我们立下字据,”柯恩淑到底是重生了一世,愿意花这些钱买一个心安。

毕竟于敬源曾经是她的堂姐夫,往后有大造化!

这一千块都不到的彩礼看似多,可拿到后世去不过了了,就作为堂姐的补偿,却可以给自己换个富足的人生,何乐而不为?

由正在上初中的大房孙子起草,老爷子当证人,柯美虞和柯恩淑签了协议。

老爷子忍不住又多说了句:“八丫头,你性子软,到了于家机灵点,活做在明面上。

还有,女人得有个自己的孩子傍身!

受了委屈就回家,你是柯家的闺女,有你叔伯、哥哥和侄儿们替你讨公道。”

“爷爷,我心里有数,”柯恩淑点点头,却为老爷子此时此刻打亲情牌不以为然。

柯美虞拿到钱,自己留下三十,其余的一百五十块被她转身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乐呵呵地收下,“奶帮你攒着当嫁妆!”

柯美虞来到这世上第一次全家会议散去后,老太太跟柯母就张罗着给她下了面条,上面滴了香油,放了把青翠的细葱,卧了个煎得焦香的荷包蛋,又放了三瓣糖醋蒜,一筷子的酱黄瓜。

孩子们在院子里馋得紧,只是使劲地抽着鼻子,眼睛却不敢乱飘。

哪怕一岁的娃娃也吸溜着口水,满足地眯着眼睛小口地喝着面汤。

柯美虞刚刚还没觉得什么,一嗅到饭的味道,肚子立马闹腾起来。

她顾不得热,捧起碗大口地吃着,醇香劲道的面条配着小菜,着实让人幸福!

吃饱喝足,困顿也席卷上来,她掩着嘴打了个哈欠。

老太太就笑着端着碗出去,让她好好睡一觉,“晚上奶给你烙油饼吃!”

柯美虞连连点头,小嘴巴甜得张口就说:“奶最好了,我最喜欢奶了!”

老太太见她困顿地睁不开眼,还迷迷糊糊地拍自个儿马匹,乐呵地不行。

等人一走,柯美虞浑身放松下来,瘫软在床上,怔怔地望着泛黄打着补丁的蚊帐,被压抑的各种情绪齐齐翻涌上来。

她来自末世纪元10年,也是公历的3033年。

在那个时代,人类文明因为一颗陨石的碰撞几近覆灭!

各种水电路被砸坏,卫星因为磁场改变而脱离原来轨道不受控制,世界秩序混乱,更要命的是“丧尸病毒”迅速在活体内蔓延,短短一个月内,全球百亿人口锐减至原来的三成。

人们一点点携手度过困难,先后在各地建立起了安全基地。

末世十年看似很短,但每一天都是种煎熬,空气、水里含着大量的星际微生物,对人体损害很大,必须要经过滤才行。

吃食变得极为稀缺,都是在室内进行人工水培,而这也仅仅供给高层人士。

普通人只能啃压缩饼干或者喝浓缩酸涩的营养剂。

不过柯美虞并没吃过什么苦,身为基地大佬的金丝雀,在别人灰头土脸干活换取一块饼干的时候,她仍旧可以光鲜亮丽地吃牛排喝红酒。

只是男人对她有着极浓的占有欲,恨不得将她当成随身挂件携带,还让她学什么贤妻良母,甚至奢望她相夫教子!

这种偏执得喜欢让她窒息不已。

她跟大佬的爱恨纠葛太深了,牵扯到他们身后两个世家。

柯美虞根本看不清俩人到底有几分真情,索性在丧尸潮来临后,她毅然决然地替他挡了丧尸王致命一击。

此时她脑海中还清晰浮现出男子抱着自己悲痛欲绝的表情和嘶吼!

柯美虞抚摸着空了一半的心房微微用力,唇角弯起,笑容带着浅浅的伤感和释然:

“应晏,我们两清了!”

一觉醒来,柯美虞浑身都舒服许多,便是脑袋后面伤口的疼痛都轻微不少!

她心思一动,掀开被子下床,一个闪身便到了帘子处,转身又是一个闪身轻松跃到了床上!

柯美虞白皙明丽的脸上带着惊喜,随即她摒除杂念闭上眼睛感知周围。

方圆二十米内的细微动静,全部被她收入耳中。

天色已经昏暗,村里还没有通电,大家伙喝点稀拉的野菜杂粮粥,便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抹黑做点活计。

男人们编竹筐、草鞋,女人们则洗衣服纳鞋底等。

取竹篾和稻草的沙沙声、拧衣服的悉索声、棉鞋穿梭鞋底的刺啦声、秋风拂过落叶声、夜猫在院墙跳跃轻滑声……

各种秋天农村独有的味道也透过木窗,轻飘飘地进入她的鼻腔!

她的异能竟然也跟着来了!

穿成福宝她恶毒堂姐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