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成仙任逍遥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我欲成仙任逍遥

评分 10
作者:爱融
分类:豪门盛宠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19096次点击 / 2022-09-24 02:54:05

【【“甘做绿叶”千万征文大奖赛】参加比赛作品】 仙? 试想天下何人不羡仙? 凡人了世,不顺心者十之八九,争扎于生活的泥塘,渐渐负着起很沉重的枷锁,将自己锁入也没灵魂的牢笼,直到化成一具腐尸。碌碌无为的一生你可听天由命? 仙者,长生不死,逍遥自在。 而陈青修仙而已为了找寻记忆,找寻那一抹红衣,找寻再次回归之路。 重返远古神话纪元,众神殒落的时代…… 【仙友群(980698059)】 -------------------------------------------





[展开]

我欲成仙任逍遥TXT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爱融
爱融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猜你喜欢
第15章 坑爹的现实
25691 人在追
念福正激动着,蕙娘一巴掌,就把女儿的小姐梦给拍熄了,“你以为我不想去找你爹啊?可是盘缠从哪儿来?就算有了钱,可这里离京城二千多里地呢,就是咱们一家子都上路,遇到个老虎豺狼怎么办?”呃……念福又忘了,眼下可不是遍地柏油马路,想看个野生动物都得蕙娘白女儿一眼,又叹了口气,“从前每逢听说有人要上京城,我就托人捎信去。可这些年,也没等到个回音。”。
农女的锦鲤人生
11393 人在追
一夕新生命,本是福禄双全旺全家的好命格,结果——被扔进深山老林?就怕,有大猫帖身保护好!被捡回去却没奶吃?哎呀,有哺乳喂养的野羊送登门!被扣上灾星之名?没事儿,爹娘亲自出马一个顶俩!眼瞅着小小的婴孩一天天慢慢长大,被爹娘亲人视若掌中宝,成了整个青山村最幸福和快乐的崽儿,但是泡在蜜罐里的小姑娘也有自己的小苦恼:大堂哥:“妹妹,走,大哥哥下山给你摘果果吃。”三岁的秦笑了笑可伶兮兮:“不,切记,我怕!”大堂哥若有所悟,拍着小胸脯确保:“就怕,大哥哥保护好你!”结果——“妹妹,救急!!!”看一看被一群大猫追到树上的大堂哥,再看一看一步一步逐步逼近的另“哎,你们听说了没?老秦家的大山子捡回来一孩子,说是要把这孩子当闺女养呢。”。
种植女仙在古代
17202 人在追
碧霄派杂役弟子陈雨一觉醒过来,成了轩辕王朝山村里的七岁农女陈小莲,重新开启了她的传奇人生。场景一:爹死娘重病,爷奶重男轻女,大伯娘想卖陈小莲去青楼?陈小莲:不不不,俺长得一脸疙瘩丑男一个,会吓傻老鸨和那些公子哥儿的。场景二:遭受饥荒,爷奶为了给男丁们多口吃食想饿肚子陈小莲?陈小莲:姐身揣种植空间不差吃的,顺道装一装神仙让人顶礼膜拜一下。场景三:先皇驾崩,三个王爷为了抢皇位打出来了,爷奶让陈小莲假冒堂哥去从军?陈小莲:去就去,但是,我和我娘要离开了陈家,以后和陈家没关系。······场景N:新皇上位,要封陈小莲为太子妃?村头,一座农家小院里。。
第14章 开始筹备写稿子
听到李会计的要求,女出纳从包里拿出一张信纸撕成两半,把其中一半信纸和钢笔递过去。“谢谢。”高红霞笑容满面的连忙接过,然后按照李会计的口述写好并按上手印儿交给他。李会计接过证明条一瞅,眉头紧锁,这姑娘长的还行,可这字写的也太丑了。检查了一遍无“谢谢。”。
被皇帝退婚后我搅翻朝堂
戎马一生的镇国长公主与驸马,遭太后设计陷害殒命于戎狄之手。其遗孤太安郡主自小年起便步步为营设下一盘复仇棋局。两道先帝遗诏,一把尚方宝剑,众人皆可为棋子,亦在内执子之人……户部尚书贪墨,引发出当初通敌通敌一案,诛九族。兵部尚书自尽府内。擅权首辅被毒死狱中。当朝太后怒急呕血,命不久矣……以做为饵,以己为棋,一切好像尽在完全掌握。靖王府嫡次子秦昊轩,身份高贵的,却于襁褓中不得已骨肉漂泊江湖。我以为助人为乐废了窥觑太安郡主的草包,却不想反坏了人家的棋局。“倒不如我以做为子助你赢下此局如何?”心中想的却如何让她分不开自己这枚小大伙计钱嬷嬷的腰此刻几乎快要弯到地上,双手亲捧着托盘恭恭敬敬将三块云锦样子呈给了对面的贵人。。
重生之庄园有良田
14395 人在追
不喜欢冒险的的美少女林芮可,不幸被北衍神君的坐骑——七彩巨蟒吞入腹中,意外变为了一枚蛇蛋!误闯灵洞蛇蛋破壳而出而出,带着复活的神仙小师父做美食,种良田,采灵药,和极品亲戚与女神仙斗斗智斗勇勇……女主:别看我是枚蛇蛋,待得破壳而出之日也是倾国倾城、悬壶济世的白娘子——哦,即使会医术,虽然我会挣钱!男主:吃了这么多仙草仙果、琼浆玉液,原来是都被你这个蛋抢去了……我只不认得草药,你真的要拜我为师?吃瓜群众:他是个采草药的穷小子,么但是天上的神仙不成?吃瓜群众:别看她长得好看能赚银子,据说她但是从蛇蛋里蹦出的!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儿,站在破败不堪的屋子里抹着眼泪,一对气势汹汹的男女,用棍子把本已破败的家又砸了个稀巴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