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虎蛟开始 第21章 进三生殿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你要离开了?”阍鬼目光注视着眼前的虎蛟,有些吃惊的地说,不知不觉,对方的体型了和他差不多矮小了。“嗯,我可不想成了世上第一只被饿肚子的龙属妖怪。”虎蛟难得开了句玩笑。十年来,阍鬼是他惟一一个能一同先说话的不存在了。但是脑子有点儿傻里傻气,但他不管怎么说跟过凤...

“你要离开?”阍鬼注视着眼前的虎蛟,有些惊讶的说道,不知不觉,对方的体型已经和他差不多高大了。“嗯,我可不想成为世上第一只被饿死的龙属妖怪。”虎蛟难得开了句玩笑。十年来,阍鬼是他唯一一个能一起说说话的存在了。虽然脑子有点憨傻,但他好歹跟过凤梧妖王,见识广,教了虎蛟不少东西,两者亦师亦友。“既然要离开便离开吧,阍鬼大爷早看你不爽了,留在这里也碍眼。”阍鬼日常挖起了鼻孔,无所谓道。“到地面小心点,你这小妖哪都还好,就是这脑子不咋好使,别到时候被人类修士骗了还帮着数钱。”“呵呵。”虎蛟也懒得反驳,他怕被拉低智商。“老鬼,哪一天我要是成为了一方大妖,会想办法帮你把身上的锁链卸下来的。”阍鬼这次倒是少见的没反驳和他斗嘴。其身上的锁链是在他被凤梧敕封之后就一直存在的。凤梧的敕封给了他意识,让他从一个没有灵智的鬼怪变成了有自己意识的门神,但也束缚住了他,终生不能离开三生殿的大门半步。他背上的锁链与其说是枷锁,不如说是为他输送鲜血的血管。锁住他的锁链,不过是他被这扇门束缚住呈现的表象罢了。如果没有特殊的手段,一旦拿下,阍鬼就会重新变回没有灵智的鬼怪。“行吧,我走了。”说完,虎蛟就转身离开。“等等。”阍鬼却突然脸上有些复杂的叫住了虎蛟。“怎么,你还舍不得我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虎蛟撇了他一眼。“放屁,阍鬼大爷我什么时候矫情过。”阍鬼陡然大怒,“我是想问你这三生殿还进不进了?”“能进?”虎蛟脸上一愣,“不是说没炼化横骨还不可以进吗?”“你不是得了几件法器吗,你血脉不凡,便是没有炼化横骨,单凭借强横的肉身也不比普通的大妖差多少。”“再加上那几件法器,进去大概率是没什么问题的。”十年里,虎蛟对于自己挖土和做好事得来的几件法器也没想着隐瞒,都拿来给阍鬼看过了。毕竟他只能呆在这里出不去,若说歹心,可能性实在不大。也是在阍鬼的指导下,再加上他修为上来了,这才能使用这些法器。“里面到底有什么?”虎蛟眯了眯眼睛。阍鬼却是摇了摇头。“不能说?”“是不知道。”阍鬼解释道,“自我在这里看守以来,进去过的只有凤梧神君,关于进去后会发生什么,遇到什么,我问他,他也说的玄乎。”“至于要达到炼化横骨层次的大妖实力才能进去的说法,也是凤梧神君在无意中提起的。”虎蛟默然,阍鬼虽然平时骂凤梧妖王骂了不少,但其实内心深处对他应该还是挺复杂的。两者关系也不错,至少阍鬼所知道的东西,很多都是凤梧妖王告诉他的。“能跟我说说凤梧妖王的原话吗?”阍鬼的智商实在靠不住,他觉得玄乎的东西或许自己能理解也说不定,虎蛟想道。“就说了一句话:你将来若是能进去,进去了就往前走,别回头。”阍鬼又开始挖鼻孔了,这家伙总是闲着没事就喜欢挖鼻孔,即便他所挖的黄色状物质也是自身魂力所化。虎蛟沉默了,这明显是提示之类的东西,但对进入到里面会遇到什么,有什么危险却只字未提。他原先只以为这里是凤梧妖王的住宅或是宝库之类的,但现在看来明显不是。“虽然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但有一点是不会有错的,那就是凤梧神君对这里十分重视,至于进不进去,那就看你自己了。”阍鬼已经挖完了鼻孔,斜靠在门框上。进?还是不进?虎蛟有些犹豫了,要说不想进,那是假的。十年了,整个洞窟都被他完完整整的探了一遍。唯一还有点神秘感的就是这扇门了。十年的好奇心,再加上里面很有可能出现的神通道法,让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催促着他。只要打开,或许里面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神通道法。然而里面有可能存在的危险却让虎蛟有些犹豫了,但不过稍一思索,虎蛟就做出了决定。富贵险中求。在面对无法抵抗的危险时选择暂时退却是生存之道,但若机遇已经放在了自己面前,却还瞻前顾后,怕这怕那,循规蹈矩的,那还修什么妖。积点功德早点入轮回算了。“老鬼,开门。”“怎么快就决定了?”阍鬼有些诧异,他可是知道这个虎蛟有多惜命的。仅仅因为猜测人族修仙者将要攻山,就把地底挖了个八百丈。为了躲避地面上的风险,直接在地下苟了十年,在他的见过的妖中,没有比这更惜命的了。“我辈修妖,自当勇猛精进,敢与天争,岂能畏畏缩缩,行那苟且之道。”虎蛟冷哼一声,做出决定之后,他在阍鬼面前说话的底气也足了很多。“......”阍鬼回忆虎蛟这十年来的作为,不由得有些无语。不一会,他让开了门。大门自动开启,露出了里面幽暗的地道。虎蛟大步向前,行进的时候不忘从食囊中吐出一个玉佩和一个玉葫芦用绳子吊在身上。根据阍鬼的判断和自身的研究,这块玉佩是一块可以自动护主的法器,只要注入法力,在危机时刻就能自动护主。而玉葫芦则刚好是一件攻击类的法器,里面封存了一道术法,直接打开就可使用。这两件法器算是虎蛟挖到的那么多件法器里面最实用的两件了。虽然都是一次性用品,但功用却是很实在。虎蛟脚下没有停留,继续向前走去。他遵照了凤梧妖王的提示,一路上没有回头。这是一段很阴暗,很漫长的路,周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弥漫起了大雾,让周围看不真切。又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周围开始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些“人”的身影,不过因为大雾的阻挠看不清楚。虎蛟爪子握紧了两件法器,但脚下却没有停,仍旧是大步向前。而那些周围的“人”也和他一样,麻木的向前走着,没有停留,没有交谈。虎蛟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但一时却又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周围的环境有了变化。道路的两旁是穿着黑色官服的官差,而周围的“人”也慢慢的看的清楚了。都是一些形形色色但又面相麻木的人类,什么样的人都有,但什么样的人都是一副阴沉的模样。他再往前看去,路的尽头出现了一扇巍峨的大门,门口有一副对联:上联:阴曹地府管审判,下联:莫怪判官铁面多。虎蛟心中一惊,瞬间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里熟悉了。“这里是阴曹地府!!”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从虎蛟开始

评分 10
作者:荣荣老表
分类:未来世界
评语:文章描写有张力,吸引读者带入情绪,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
024 探望
20612 人在追
不光是优待,两个少年就连牢房也是毗邻,方便他们交谈。可是荣嘉似乎不愿意说话,安度清冷静下来之后,还能打着哈哈道:“你也别太忧虑了,不过是一群反贼的把戏,糊弄糊弄百姓而已,你爹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荣嘉没有应声,只一个人在里侧稻草堆那里坐着,可是荣嘉似乎不愿意说话,安度清冷静下来之后,还能打着哈哈道:“你也别太忧虑了,不过是一群反贼的把戏,糊弄糊弄百姓而已,你爹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
美食的诱惑
23464 人在追
这天,栖凰走进餐厅,便看见子枫无精打采的坐在实木沙发上思考人生。出于好奇,便疑惑地问道:“哟,贺大少爷这是怎么了?准备步我三哥后尘,去地府旅游了?”谁知坐在沙发上的子枫,只是略微地动了动,问了一个让栖凰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你说如果你哥和美食谁知坐在沙发上的子枫,只是略微地动了动,问了一个让栖凰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你说如果你哥和美食只准选一个,你要哥哥还是美食?”。
CH.45:失忆
4624 人在追
随后。房门一开,走进一男一女。两人之间的高度,鲜明的对比性却成了最受人瞩目的焦点。女的身材矮小,一米五左右,男的壮硕高大,足足快接近一米九高了。然而仔细一看,那两个人才是让人触目惊心。“张清娇!”张婷和林欣几乎同时出声,且同时站了起来。此时房门一开,走进一男一女。。
红色叶脉
18790 人在追
将我的模样刻画出在海面上,随着海浪我也可以看见了远方的你,你又低头便瞅见我了。水征得了,但是我刚离开了,几道浪花拍过,我被卷进了海底,海底呀!长年散发出着漆黑,这漆黑让我未知的恐惧。再后来呀!我趴在岸边,任凭风吹浪击,她从来不也没动过,他也从来不也没离开了过。北方秋天的到来,通常要比南方早上一些日子。。
反派女王她出山了
11533 人在追
【1V1,双强,爽文,非正常地现言,练习写作之作。】星盟暗月女帝与虫族女王同归于尽,醒过来后意外发现身在蓝星,还穿了书。原著了走完了大结局,男女主一场盛世婚礼,迄今令人羡艳为人称道。而作为剧本里的反派一家,却成了这场绝美爱情下的牺牲品。只剩的一家三口被逼得到了都快要饭的地步,却依旧有男女主的舔狗时时处处和他们这坎。戚柠冷冷一笑:那就不给我们活路,那就割断你们的生路。戚柠有很重的起床气,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敢在她入眠的时候制造噪音了。。
穿书后我把暴戾摄政王娇养了
望着左手养大的小狼狗成了凶戾的摄政王,沈钰准备溜之大吉时,却被绑到床上,“还敢跑?”“我是男人啊!”“我不喜欢!”“那我要不然女人呢?”“……等等,有话再说说,你脱衣服干嘛?”“直接证明给你看!”原来是夜倾寒早已明白她是女人了,还一天天的尽在她面前装!一开始,“你伤了,我帮你涂在药膏。”*沈钰严禁已穿进书中的女配,但是被主角虐死的小炮灰?她冷冷一笑一声,也不是你死是我亡,当她想先一步杀了主角时,悲催的意外发现自己的命和主角的命被捆绑了~杀严禁没办法哄着,还得养着,而已养着养着她就意外发现小狼狗看自己的眼神越发不对劲儿…再后来夜倾寒权倾朝野--夜倾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