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摩尔斯城堡10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萧崇山头一回深刻体会到老乘客们口中的“也没伴生物灵,乘客对上鬼怪那是如粘板上的鱼肉,任凭砧板上的肉”是什么意思。黑影缠上萧崇山的脖颈,裤腰带,再裤腰带。那是湿潮犹如枯草的黑色长发,带着浓烈的让人做呕的第一次下水道的腐臭气息,紧紧地的困住萧崇山的脖子。萧崇山被黑影缠上萧崇山的脖颈,勒紧,再勒紧。那是潮湿如同枯草的黑色长发,带着浓重的让人作呕的下水道的腥臭气息,紧紧的缠住萧崇山的脖子。。...

萧崇山头一回深刻感受到老乘客们口中的“没有伴生灵,乘客对上鬼怪那就是如粘板上的鱼肉,任由宰割”是什么意思。

黑影缠上萧崇山的脖颈,勒紧,再勒紧。那是潮湿如同枯草的黑色长发,带着浓重的让人作呕的下水道的腥臭气息,紧紧的缠住萧崇山的脖子。

萧崇山被勒得脸色通红,发不出声音来。

生死就在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什么,又彷佛什么都没看到,他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死去,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他并不畏惧死亡,但是就这么死去,他又不甘心,他还没有找出困扰他多年问题的答案。

“啊——”

一声刺耳尖锐的声音响起,那些黑影仿佛被什么大肆撕咬吞噬,它们仿佛有生命一般的痛苦哀嚎,仿佛遇到天敌一般,十分害怕的迅速狼狈逃走。

“喂,你没事吧。”

外面听见动静的宋远砰砰砰的敲门,声音急促担忧。

萧崇山下意识的看向缠住自己的东西离开的方向,却什么都没看见,只留下空气中淡淡的腥臭味,还有脖子上触目惊心的勒痕昭示着刚刚发生了什么?

萧崇山缓了缓,才缓过气来,沉声,“没事。”

萧崇山出来之后,宋远很隐晦问到,“萧大哥,怎么了?是不是那些东西?”

萧崇山没说话,宋远注意到萧崇山脖子上触目惊心的痕迹,脸色越发难看,这才第一天,他强撑起笑容,但笑得很难看。

他刚刚在自欺欺人,回不去的。

回不去的,他被困在了这个该死的地方了。

萧崇山没有理宋远的复杂心思,他在思考一个问题。

那些黑影为什么会突然尖叫消失,它们仿佛碰到了更加强大的存在,反向吞噬了它们,那为什么那个更强大的存在却放过他,彷佛……仿佛是在保护他的意思?

萧崇山思考了一圈,觉得最大的可能性是伴生灵,可是他看过自己的车票,没有所谓的伴生灵,萧崇山此刻不自觉的联想起自己梦里经常出现的那个少女,会是她吗?

接触到所谓鬼怪、列车的神奇存在,萧崇山越发相信那个少女的存在,还有……他心脏口位置那个被荆棘缠绕的红伞印记,似乎更加鲜艳了。

萧崇山自幼是祖父带大的,幼时体弱多病,孱弱的跟个小猫儿似的,他心口上的印记是出生就有的,一开始是很浅的看不出来痕迹,后来若隐若现,殷红血艳,在婴孩白嫩的皮肤上触目惊心,让人不禁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东西。

为此,萧祖父专门找过高人给萧崇山算命看过,对方说他是早夭之相,那个胎记并不是胎记,而是某种印记,借命补魂,永生永世,纠缠不休,那是一种古老的禁忌术法。

那是至邪之物,那高人十分忌惮。

他试图为小萧崇山抹掉这个印记,却因此大伤元气。它仿佛不是在小萧崇山的躯壳上面,而是如附骨之疽一般缠在他的灵魂之中,不死不灭,不死不休。最后他讳疾忌深的说到,这是萧崇山的劫,命劫。

这话说的不清不楚,萧崇山是不信的。但他祖父信的很,为此四处奔走给他求了一串佛珠舍利子,不过,一年前他不小心弄不见了,好像也是从那时候起,他开始做梦。

萧崇山一直怀疑那些奇怪的梦境和这个印记有关,包括他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他思考着印记、少女、列车、鬼怪四者之间的联系。

明明该是紧张不安的,但是抚着胸口上的印记,萧崇山却莫名的安心,有些精神衰弱很难入眠的他却很快的进入了睡眠状态。

深夜,房号五。

“咚咚咚。”敲门声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突出。

中年大叔睡得迷迷糊糊,推了推旁边的伙伴,但对方睡得死沉,怎么都叫不醒,但外面的敲门声还在继续。没办法,中年大叔只得爬起来,打开房门,声音满是被吵醒的不耐烦,“谁啊,大半夜的——”

声音噶然而止。

这夜,有人好眠,有人辗转反侧。

第二天,萧崇山醒得很早,就按照自己的习惯锻炼身体。

“早。”

“早。”

宋远的黑眼圈很重,显然昨晚没有休息好。他欲言又止的,萧崇山知道他想问什么,昨晚除了浴室发生的奇怪事情,还发生了其他的事情。

比如门外来回走动沉重的脚步声,窗户外呜呜呜的哭声,冷不防咚咚咚的敲门声。

应该是那些东西故意来给他们施加压力,让他们休息不好,神思不属,状态不好,更容易让对方产生可趁之机。

这也再次验证了薛文的说法,在初期鬼怪杀人能力受到限制,不足为惧,否则昨晚“那些东西”就不会仅仅是闹出这些动静让人不得安宁了,而是直接破门而入取他们性命了。

至于浴室那件事情,萧崇山觉得是个意外,又或者是……针对?又或者是哪些老乘客他们没有发现的副本隐藏鬼怪杀人规则?

萧崇山想了很多,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思路,他收敛了心思,决定再观看观看了解情况再说,正如老乘客薛文所言,九死一生,总是会给他们留一线生机的,否则他们坐上列车的意义是什么呢?直接咔嚓一刀死了岂不是更快。

萧崇山不会安慰人,他拍了拍宋远的肩膀。不过很快,宋远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这让萧崇山高看了他几眼,这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才活得长久。

“啊——”一声尖叫响彻云霄。

所有人赶到的时候,只看到走廊上躺着一具尸体,是新人中的一个中年大叔,只见他瞪大双眼,表情痛苦扭曲,肚子被掏了一个大洞,里面的五脏六腑都流了一地,画面极其血腥。

新人们脸色发白,见到这样的惨状死相,忍不住跑到一边干呕。一时间,血腥味、呕吐物的味道在空气中混合成一股子奇怪的难闻味道。

宋远站在旁边,脸色发白。

又死人了。

萧崇山脸色不变,他的职业让他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亡命之徒,见过不少死人,比这更凄惨让人恶心的死法和尸体他都见识过,早就麻木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末世大佬在逃生游戏里封神

评分 10
作者:星辰与与
分类:未来世界
评语: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美食的诱惑
23464 人在追
这天,栖凰走进餐厅,便看见子枫无精打采的坐在实木沙发上思考人生。出于好奇,便疑惑地问道:“哟,贺大少爷这是怎么了?准备步我三哥后尘,去地府旅游了?”谁知坐在沙发上的子枫,只是略微地动了动,问了一个让栖凰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你说如果你哥和美食谁知坐在沙发上的子枫,只是略微地动了动,问了一个让栖凰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你说如果你哥和美食只准选一个,你要哥哥还是美食?”。
第四十一章 事情是酱紫滴……
事情是酱紫滴。原本在槐树村毗邻的还有一个桃花沟村,有百十户人家,尤以姜姓为主。那里也有一个土地神神位,据说在上上上…某一任时,槐树村和桃花沟的两位土地神之间的关系很好,经常串门子那种。然而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具体怎么个起因谁也不记得了,总之,原本在槐树村毗邻的还有一个桃花沟村,有百十户人家,尤以姜姓为主。。
大小姐在生存游戏无限氪金
【小傲娇实力派大小姐✖️美貌闷骚大佬】“顾小姐,不明白鄙人有也没资格吃你的软饭?”当地球已不再去接纳人类为它的子民,带着人类希望能的种子将如何沿续人类的命运。当善良真诚成了奢侈的,你,将在如何可以选择。———————————————————————我傻白甜,我装的。一觉醒过来顾杏姝意外发现两百年过去的了,她做为一个死了两百年的人还得不得已玩什么生存下来游戏。便她拿着子孙后代烧给她的财产在游戏里无尽氪金。做为一个口嫌体正直善良(bushi)的大小姐,在哪里都要能保持自己的的美丽^_−☆我一见钟情,我装的。我是见色起意,我低贱。别人问傅爷的择偶
爱以至深
18017 人在追
爱依和智申青梅竹马,虽然一场变故却变化了一切,祖神以爱的名义把爱依被囚禁,并禁固了她的记忆和神识,便智申在怪老头的指引下去找寻爱依,他本我以为这是一条幽暗之路,本我以为自己会顺利地的找到了自己心爱的人,但是他并不明白,无论是怪老头但是祖神都有双重身份,他们都借助自己手中的权利受制于着别人,暗地里都暗藏玄机私心,这一路让智申付出过了惨痛的教训的代价,怎奈他无所畏惧、不惜牺牲一切的一直坚持,他击败了所有的幽暗,被打破了戒律,最后营救了爱依,并誓死保卫要护她生生世世的周详。而爱依跟智申的母亲情同姐妹,村里里一直流传着关于她们的传说,她们就是村子里的姐妹花!而且是很耀眼的那种。。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穿书成女配,还得嫁给死太监六千岁,杜若则表示很淡定从容——不需要尽夫妻义务,还能坐享荣华富贵,这剧情我也可以!系统:女人,你太天真的了,一柱香之内不救孩子,你便会七窃流血而死。杜若:……便,人们吃惊地意外发现,心狠手辣的妖妃娘娘画风突变。大奸臣养父:乖女儿,把毒药放在小皇帝药里,他活但是四更。第二天,小皇帝小脸红扑扑地牵着杜若上朝:“以后,皇婶婶在便如朕莅临!”妹妹奴大哥:好妹妹,骂你的左相之女我抓来了,随你割心挖眼。第二天,自小完全失明的相府小姐笑眯眯地出:“以后,我和王妃是亲姐妹!”姐姐控三弟:好姐姐,天下第一才子给海棠枝头,红肥绿瘦。。
寻找消失的恋人
8074 人在追
今世倘若也没你,来世缘是你么?你说,仅有来世,我想把握住今世,找到了你,我亲爱的我的灵魂的主人。一场场循环循环往复,吾此心不渝。信纸被风吹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