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新的副本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宋远一下子抖了个激灵。他同情同情这群人个屁,他们远比自己运气好多了。一会出现就是在萧哥所在的列车上,有萧哥这样的老乘客带着,他们先天就比别人多了优势。毕竟,前提是他们抱得住萧哥的大腿。宋远这样想起。接着,宋远忽然get到了危机意识,他是要做萧他同情怜悯这群人个屁,他们可比自己运气好多了。一出现便是在萧哥所在的列车上,有萧哥这样的老乘客带着,他们先天就比别人多了优势。。...

宋远一下子抖了个激灵。

他同情怜悯这群人个屁,他们可比自己运气好多了。一出现便是在萧哥所在的列车上,有萧哥这样的老乘客带着,他们先天就比别人多了优势。

当然,前提是他们抱得住萧哥的大腿。

宋远这样想到。

然后,宋远突然get到了危机意识,他是要做萧哥的头号小弟的,要是这群人都跑来抱萧哥大腿,那他的地位岂不是不保!

宋远瞳孔地震JPG。

他呆滞了片刻,然后积极起来。

“萧哥,这种情况怎么处理?”

“我们要管他们吗?”宋远尤其积极主动,他一定会让自己成为萧哥手下头号小弟,无法代替的那种!

但话说出来宋远就后悔了。

他一拍脑袋,萧哥作为老乘客,这些画面肯定多见少怪,不用处理的,他这问的不是废话吗?

宋远的心思全写在脸上。

萧崇山不动声色的稳住自己“老乘客”的马甲,他摇了摇头。

“不必管他们。”

“严格意义上,他们并不算真正的列车S-397号的乘客。招收新人是列车的自发行为,新人下站之后,只有下了副本成功回来,得到列车的认可,才能正式成为列车的新乘客。”

这一点是萧崇山成功通过摩尔斯伯爵这个副本,回到列车S-397号,被列车任命为列车长之后,才知道的一个规则提醒,因为列车的每一个乘客都会是列车长手头下的人,都归其管辖。

宋远闻言,马上明白了。

两人萧崇山回到自己座位上,把刚刚到手的花了他半副身家的医疗物品卡牌以及艾伯特的拐杖给了宋远,医疗物品卡牌与技能卡牌有区别,是一次性消耗物品。

萧崇山买的这两张医疗物品卡牌是加回血buff的口服药剂,用一个平平奇的药剂瓶装着,却是C级卡牌,回血buff30%。而艾伯特的拐权是B级的,更是有价无市。

宋远十分感动,觉得抱萧哥这个大腿,简直是他人生几十年来,做过最正确回报最高的投资。

萧崇山:“不是白给你的。”

宋远嗯嗯点头,完全一副迷弟样子。

宋远内心有数,这个萧哥给他的东西价值多少,他都知道。只要努力多下几个副本,多积极表现一点,很快就能还回去了。虽然萧哥没有说要还,不过宋远有自知之明,脸没这么大。

而且做人不能把别人的付出当成理所当然,否则很容易迷失本心。这也是宋远做人的原则,也是他混华尔街这么多年不翻车的原因之一。

萧崇山不在乎这点身外之物,能借此探测出一个人值不值得投资,便已经发挥其最大价值了。

【滴——】

【车票更新中】

【车票拥有著:萧崇山】

【本次发/到站地点:摩尔斯古堡一平安镇】

【副本地点:林家老宅】

【副本任务:除怨】

“萧哥,车票刷新了。”宋远小声惊呼。

萧崇山看向自己的车票,它已经升级了,升级程度大概是从纸质到电子的世纪性跨越,不过也没好到哪里去,也就是比90年代大哥大好一点的老人机一样的存在,而宋远的车票则跟当萧崇山先前的差不多,也只多了一个积分显示转账功能。

宋远不知道内情,只当这是列车S-397号的列车特色。

其实,真相只有一个——穷,没有能量。

列车的升级与修复是需要能量的,乘客通关副本后,列车可以回收副本,从中得到能量以进行自我修复维护以及升级。

萧崇山已经看清了列车S-397号贫穷的本质了,但令他意外的是,他居然可以看到宋远的车票信息。

【车票拥有者:宋远

【本次发/到站地点:摩尔斯古堡一平安镇】

【副本地点:未知。】

【副本任务:未知】

看到副本地具体地点以具体任务内容都是未知,萧崇山一点也不意外,就他目前所知的信息,只有他是可以提前知道副本任务以及地点。

再联想到自己不同于其他乘客出现在列车的方式,萧崇山有种诡异的想法,这是列车S-397号在——

给他开后门。

先不说开后门的合理性,也不是说萧崇山看不起列车S-397号,但它都已经破败抠搜到连新人大礼包都发不出去了,还有余力给他走后门?

幸亏列车S--397号列车不能读取萧崇山的心思,否则大概会被萧崇山的心里想法气个半死。

它是穷破了一点,但那不是因为——

除此之外,它一点也不比其它列车差!

要不是之前发生那件事,它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不过没关系,它一定会重新成为列车中的No1。王者就是王者,它S- 397就算是虎落平阳,也一样能东山再起!

萧崇山可是它千挑万选、多重算计、坑蒙拐骗、最后愿者上钩的好苗子,而且他身后还站着——

不可说,不可说。

再说了,你情我愿的交易,这怎么能叫骗呢?

萧崇山镇定自若,掀起眼皮看了宋远一眼,宋远立刻就冷静了下来,淡定,淡定,有大佬在,慌什么?

宋远唾弃了一下自己的刚刚的惊慌,主要是摩尔斯古堡这个副本给他留下的阴影太大了,宋远大概永远也忘不了自己被抓住、被操控,躺在那绘画着古怪的阵法的冰冷的地面上,感受自己身体里的血流出去,自己生命一点点被流逝的绝望。

那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要死掉了。

萧崇山端坐着闭目养神。

他能感受到列车不停向前驶动,离列车通知时间的越来越近,他仿佛能感受到他离副本地点越来越靠近。

“刷”的一下。

萧崇山突然睁开眼睛,察觉到了红色小伞的动静,垂眸落在怀里精致的红色小伞上面,上面的花儿好似有了些许变化,更有生气的绽放伸展了自己的身姿。

它,苏醒了。

那——

她呢?

但此刻红色小伞又仿若一把冰冷的死物一样,仿佛刚刚的动静,只是萧崇山的错觉。

萧崇山蹙眉。

他不喜欢这种若有若无,患得患失的不受控的感觉。抛开脑子里的这些想法,萧崇山开始琢磨起副本地点以及副本任务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末世大佬在逃生游戏里封神

评分 10
作者:星辰与与
分类:未来世界
评语: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023 灾祸
25811 人在追
“出……出人命了!”台下,不知是谁开始大嚷起来,之前还呆若木鸡的看客们一下子慌乱了,而小云仙用尽最后气力,发声控诉,她全身都在颤抖,几乎字字泣血。“我乃外戚程家之后,当年广平王意欲逼宫,巧立名目悉数拔除了程家势力,我一族三百一十七人,活下来“我乃外戚程家之后,当年广平王意欲逼宫,巧立名目悉数拔除了程家势力,我一族三百一十七人,活下来的寥寥无几……是以今日,就是为了让天下人看清他的真面目。狼子野心,弑母灭亲之徒,焉能广受爱戴?”。
权宠医妃偏执王爷的掌中娇
一夕再次穿越,她竟成了左相府的庶长女!刚横穿回来,就带球突破生娃!绿茶表妹,白莲花堂妹,一个个全来故意挑衅她!那就给她们看一看,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顶流外科医生如何在这乱世中完美的逆袭!至于某个生了娃不想主要负责的冷酷无情王爷,边去!当她带着肉团子准备跑路时,某人将在堵在了床边!“京城第一美人,在世间神医,原来是这才是你的真实的面目,你想往哪逃?”男人双眸微眯,微温的气息打在她的耳边,这混蛋的撩拔!“你...别回来!”心中一突,她颤颤巍巍的亮出自己银针,“你之后也不是说要休了我吗?”腰间被一只大手搂过,“乖,之后是本王错了,从现在的就,本王什么都
重生之人生赢家
4425 人在追
又名:《夫妻都是复活的》。复活后的罗伊人有三个心愿:1,拟补上辈子的一点遗憾,让母亲摆脱婚姻苦海、渣爹小三儿可以得到该有报应;2,有一份擅长于又偏爱的工作,并能养得起自己和母亲;3,渣女起开,一心人到我碗里来。当复活之路行到一半,回望意外发现第一项心愿圆满完成4,第二项心愿超凡通过中,第三项心愿……她被神来的馅饼砸晕了……她记得自己被那个人赶出家门、和那个人断绝父女关系,但那不是最痛的。。
只喜欢你!
8630 人在追
有也没什么捷径,让你迅速不喜欢上我?我不喜欢你很不喜欢你只不喜欢你他就站在哪里,笑着眼里藏了光就足已让我动心可那又如何?他又不都属于我……----------------------------------------------------她不都属于谁,她是救赎。她是我的全世界。我是不喜欢她,只不喜欢她……不喜欢就追啊,骁哥平常可没见你这么极度自卑过。这是一场无言的告白“你的秘密是什么啊?”“我的秘密”是不喜欢你…可你像是不明白…我是不喜欢你暗恋,也也可以是单向赶赴的也…会有结果的…我我以为的我我以为也不是我我以为的我我以为毕“斐斐!斐斐!你跑太快了,我…我快…喘不上气了…”。
休了那个陈世美
1761 人在追
大闺女,“渣爹学谁好,明明学陈世美杀妻抛子,娘赶快休了他!”二闺女,“爹不疼娘,我来宠!”三闺女,“渣爹这颗歪脖子树配不上娘,娘,你看我狂妄不羁的义父怎么样?”小儿子,“我会觉得我博古通今的义父更好,娘要切记需要考虑一下?”养子3号:“我有个爹,富甲一方,义母你需要考虑一下把他接盘者了吧?”养子3号:“义母,实际上我也有个爹,不但有钱的人,还有点儿权,您需要考虑一下?”某人:“那个……”众人怒:“你爹太老了!”某人赔笑:“不不不,我想当你们爹!”柳茹月祭出菜刀,众人乖乖的闭上嘴。PS:这是一篇美食文,男主能自立自尊自强,主打温情向。大权独揽一胖一瘦两个士兵打扮的人蹲在她身侧,胖士兵伸手抹开了黏在她脸上的发丝打量着她的容貌。。
被皇帝退婚后我搅翻朝堂
戎马一生的镇国长公主与驸马,遭太后设计陷害殒命于戎狄之手。其遗孤太安郡主自小年起便步步为营设下一盘复仇棋局。两道先帝遗诏,一把尚方宝剑,众人皆可为棋子,亦在内执子之人……户部尚书贪墨,引发出当初通敌通敌一案,诛九族。兵部尚书自尽府内。擅权首辅被毒死狱中。当朝太后怒急呕血,命不久矣……以做为饵,以己为棋,一切好像尽在完全掌握。靖王府嫡次子秦昊轩,身份高贵的,却于襁褓中不得已骨肉漂泊江湖。我以为助人为乐废了窥觑太安郡主的草包,却不想反坏了人家的棋局。“倒不如我以做为子助你赢下此局如何?”心中想的却如何让她分不开自己这枚小大伙计钱嬷嬷的腰此刻几乎快要弯到地上,双手亲捧着托盘恭恭敬敬将三块云锦样子呈给了对面的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