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两枝难作一枝合,一心分作两心时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是,皇弟你就安心吧!”素心乐呵呵地行了一礼,又拉着朱影之意深而长道,“香兰,皇弟要走了,你不送一送?”“有什么好送的!”楚莫低声嘟囔了一声,便一振袖子,拉上李研疾步走了回去。他上次耐着性子等着她和李研两人在外边说着话,就了后悔当初了,要也不是他刚才耐着性子等着她和李研两人在外边说完话,就已经后悔了,要不是为了找证据,真不想受这份气。。...

“是,皇兄你就放心吧!”素心乐呵呵地行了一礼,又拉着朱影意味深长地道,“香兰,皇兄要走了,你不送一送?”

“有什么好送的!”楚莫小声嘀咕了一声,便一振袖子,拉上李研快步走了出去。

他刚才耐着性子等着她和李研两人在外边说完话,就已经后悔了,要不是为了找证据,真不想受这份气。

掌灯时分。

朱影和玉柳吃过晚饭,正在下人房里整理今天探听到的消息。

说来说去,这素华宫除了萧太妃和晚云姑姑会点武功之外,其他人都是普通的宫女太监,再无什么特别之处,更是没有发现有关苍山派的任何蛛丝马迹。

“玉柳,明日我想去素心公主的房里找找线索,你给我放风。”朱影手执一根树枝,在砂土地面上绘制起了素华宫的地形图。

“是。”玉柳低垂眼眸看着她画图的姿势,忽然喃喃自语道,“门主他也喜欢……在地上用树枝作画,不过他画的是个女子……”

朱影一抬头,正对上玉柳似水的目光,那幽深的黑眸不似往日那般冷厉,仿佛有一层不常见的柔情。

“玉柳,你喜欢陆云舟?”女子谈起情郎时的语气,她一听便知。

“不敢,”玉柳慌忙低下头去,“玉柳福薄,不敢肖想。”

朱影见她伤情的样子,又端详着手中的树枝,心中忽想起一首诗来:

“门前杨柳君莫折,长於折处生两枝。

两枝难作一枝合,一心分作两心时。”

“玉柳,你以后……就改名叫玉柳,不叫阿枝了罢。”朱影轻叹了口气。

“我听姑娘的。只是……为何?”

朱影咬了咬唇,声音微凉,“陆云舟手上有人命,身上无真心,你趁早清醒罢。”

想当初的张希、江慧语,还有青莲,哪一个不是悲惨结局、惨淡收场?

她虽然也曾真心想过嫁给陆云舟,却从来不敢相信他会真心去爱一个人。

“姑娘,门主对姑娘是真心。”玉柳从桌案上给她倒了杯茶。

“人一旦将欺骗当成了习惯,恐怕就连他自己,也分不清真假了。”朱影没有喝,只苦笑着摇了摇头,又对着面前的宫女道,“玉柳,你既要跟着我,就要认我为主。”

“姑娘放心。”

“两枝难作一枝合,一心分作两心时。”朱影又摇了摇头,知道她没懂,又解释道,“你就像是从陆云舟身上折下的柳枝,如今也有了自己的心思。人只能同时尊奉一个主人,从今往后,你是要以陆云舟为主,还是以我为主,自己想个清楚吧。”

“姑娘……”玉柳从未想过要做这种选择。

她本来想着待朱影嫁给了门主,自己跟着她也能时常见到门主的面,如此便此生无憾。

她对门主有情,可是自从见到了这位朱医女,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竟没想到女子也可以活得这样恣意,不由得心生佩服。

二人正在低声言谈,忽听见门外传来小禄子的声音,“香兰姑娘,皇后娘娘有请。”

朱影愣住了,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怎么知道她的?该不会又是像淑妃一样,来找她麻烦的吧?

不会,不会,小禄子是圣上的人,这么说……是李研借着皇后的名义召她去?

去还是不去?

慌乱中她给玉柳使了个眼色,自己则丢下树枝,站起身端起桌上的茶,听着门外的动静。

玉柳便弱弱着声答道,“回公公,香兰她身子不适,刚刚已经睡下了。不知皇后娘娘找她何事?玉柳代她去可以吗?”

小禄子躬身,贴近门缝,用手遮着嘴压低声音道,“圣上请香兰姑娘放心,不是侍寝。”

“噗!”朱影刚喝下的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抹了抹嘴道,“知……知道了,公公稍候。”

眼下夜幕低垂,宫门已经落下了。

大明宫内寂静无声,太监宫女走路都是轻手轻脚的。

这下好了,来长安没几天,把皇宫转了个遍,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朱影心里叹气,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权力风暴眼,可如今却深陷其中。

清宁宫中有些蓬莱殿的影子。

宫宇高耸,花树夹道,虽然是晚上,却是灯火通明,奢华气势不减。

正殿之上摆着一个不大的原木色矮几,桌案上的镂空香炉中飘出缕缕淡香,围着桌案坐着三人。

两个周身透着矜贵之气的年轻男子正在对弈,一个梳着流云髻、身着樱粉色大袖的女子坐在一旁的软垫上,边观棋,边摇着团扇。

女子长相端庄,眉眼温柔。

“奴婢拜见皇后娘娘。”朱影跟着小禄子进去,低头踩着小碎步。

“快抬起头来,圣上在呢。”

耳畔传来一个悦耳好听的女声,让人顿时心生好感。

朱影缓缓抬起头,便看见了那正在对弈的两人,“奴婢拜见圣上,楚少卿。”

“阿若,咱们也好久不见了,不如到里面去?”李研瞥了她一眼,便丢下棋子起身,又冲楚莫眨了眨眼。

“臣妾遵旨。”那华服女子也站起身,又屏退了殿中的宫女们,便虚扶着李研进到内室里去了。

殿中只剩下那紫衣男子和自己。

楚莫与她有几日没见了,上次见面还是朱影刚从太后宫里回来,他鼓足勇气表白,夜里又赖在她的榻上睡着了。

谁知醒来的时候,发现她居然又进宫了!

楚亦这家伙给他留了张字条解释得不清不楚,只说是李研的主意,让朱影进素华宫去找证据。

朱影也给他留了封信,早上来上朝时,他急急忙忙在马车里读了一遍,只是这人的毛笔字和语法,饶是他搜肠刮肚也没读明白每一个字。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瞪了一会儿。

朱影先开口问道,“你怎么在皇后娘娘宫里?”

“想问问你查得怎么样了,还有这,”楚莫从袖中抽出一封信来,往桌案上一放,“是什么意思?”

“查到什么我早上都跟圣上说了,你看不懂就算了。”朱影扫了一眼那封信,面露不虞,他这分明是嫌弃自己的字不好看,早上还当着自己的面夸素心公主“蕙质兰心”,还说自己是狗刨体!

其他的事情她可以依靠朱花心的记忆去做,可是写毛笔字这件事,要凭多年的经验积累,她尽力去模仿也写不好。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评分 10
作者:意堂主
分类:职场竞争
评语: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
第二十一章 白玉郎设计做媒,小霸王吐露心迹(一)
自女法颁布,女子可自由婚配,只要两情相悦,告知父母,无异议便可成婚。此点也正和夏侯云帆的心意,直接派人提亲便好,也不必让他那位父皇知晓。故而那日,他且请了云都第一媒婆巴婆前去说亲。所说男方为云都有名的美男子潘安。这巴婆为礼部尚书的老婆,本也此点也正和夏侯云帆的心意,直接派人提亲便好,也不必让他那位父皇知晓。。
第85章 我本良家子
25659 人在追
盏盏红灯,深深浅浅的照在街边青年的脸上,似是在他如玉般白晳而透明的脸上蒙了一层神秘而透明的纱,越发诱得人想更近一步。可更近一步,又看到他在灯下回身时扭动的腰背,是那样的挺拔而舒展,如玉树临风。即便是他的衣衫朴素,也没有任何香料和名贵配饰来打可更近一步,又看到他在灯下回身时扭动的腰背,是那样的挺拔而舒展,如玉树临风。即便是他的衣衫朴素,也没有任何香料和名贵配饰来打扮,却半点也掩不去天生清华明净如美玉。
无可奈何花离去
28519 人在追
本小说主要原因写一段校园时代青涩且年少轻狂的记忆;是一部让80后集体唤醒被尘封已久多年的记忆:是一部让人潸然泪下的记忆!!!更最重要的字字珠玑且情节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扣人心弦文笔具佳!!!可是好景不长,有一天一场车祸中,女孩不幸受了重伤,一直躺在医院里几天几夜昏迷不醒,白天男孩就守候在她身边,不停地呼唤毫无知觉的恋人,晚上去教堂虔诚求神,终于一天晚上上帝被他的真挚情感感动了,于是他决定给这个男孩一个例外,现身在男孩面前问:“我是上帝,你愿意用你的生命换她苏醒吗?”男孩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愿意”。上帝说:“我要你答应化作三年的蜻蜓,她马上就可以苏醒过来,愿意吗?”男孩很坚定的回答:我愿意。”。
过往也曾炙热
24646 人在追
看简介能看明白了还看什么小说,这本书简单总结出来,人物很多,故事很多,时间线很多,感情线很多,虐恋,会真的有人点进去看简介挑书吧。李一凡喊了一声狗的名字,狗从地面上翘起脑袋,望了他一眼,也不过来,又继续躺下了。李一凡熄灭了手里的烟,走向卫生间的时候经过狗的旁边,不忘抱起狗头,在额头上使劲的亲一口。简单洗漱之后,就回了房间,临睡前,他看了眼手机,凌晨两点半,又是一个难以入睡的晚上。。
惊世毒妃之轻狂大小姐
潦倒的凌家小姐,怯懦,资质又低,丑,倍受欺凌。最后被简言之的情敌稳步推进冰冷的河水里。却再度睁开眼,目光冷冽,摄人心魂!一切都突然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当丑颜褪去,那是绝世容颜。当她展露出风华,那是万丈光芒,惊讶世人!我是资深吃货我自豪,嘴毒气疯人不抵命。美男子倾其所有,只为博她一笑。唯他不离不弃,再度携手碧落黄泉。……“你必是我的妃,我生命中唯一的女人!”男人那完美的精致优雅的容颜上带着一抹邪魅的笑意,是那样的惊为天人。“我可不想嫁给一个比我还很好看的男人。”她冷哼一声。“那可由严禁你。”男人轻轻一笑,他的笑容放佛让天地都为之惊,而
九灵台
18037 人在追
背景简介:人生而有执念,特别,当他要离开了这个世界的时候。活一直这样,是共同的执念。世上有一种人,能跟未死之人签定契约,只要你未死之人能帮他完成4他的心愿,就能再获新生。这种人,被称作九灵。万年只出一个。故事简介:江九灵会觉得,她上辈子肯定是把某人的全家灭了,要要不然是把他家祖坟掘了,要不然某人为什么这么阴魂不散,每回遇到他都绝也没好事。第一次朋友见面,他的剑架到了她的脖子上,一副怒气冲冲要杀了她的模样!残酷的血腥之气久聚不散,残肢断骸,宛若人间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