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莫不是连朕也动不得你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淮西节度使?那不就是楚亦的老东家么?“你肯定吗?”朱影问道。楚莫迅速回忆着眼下掌握的所有信息,“若是他的话……当年楚亦或许就是为了寻找真相,才去了沧州。现在来不及说太多,你...

淮西节度使?那不就是楚亦的老东家么?

“你肯定吗?”朱影问道。

楚莫迅速回忆着眼下掌握的所有信息,“若是他的话……当年楚亦或许就是为了寻找真相,才去了沧州。现在来不及说太多,你这几日在宫中要格外小心。”

“放心吧,有玉柳保护我呢。”

两人抢着时间说了几句,就上了正厅的台阶。

“香兰!怎么去了这么久!”素心见他俩一前一后进来,楚莫帮她拿着食盒,心中就大为不喜,心想这香兰果然是只狐狸精。

“公主,这天看着好像又要下雨,咱们快回宫去吧。”见素心面带怀疑地盯着自己,朱影赶紧扯开话题,拉着素心向楚莫告辞。

~~

夜中风骤起。

素华宫中。

院中的白砂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耀眼,风吹白砂发出“呜呜”的声音,几只飞鸟的影子从窗外划过。

忽听到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从宫墙外传来。

脚步声规规整整,由远及近,像是军靴砸地的声音。

一队军士径直冲到了素华宫主殿。

见这架势,守门的小黄门吓得未敢发声就被两名军士像拎小狗似的拎了下去。

为首的一人身披黑甲,身姿修长,黑袍束在腰中,站在殿外的背影如同天兵神将一般。

“嘭!”

一道长剑劈开了主殿大门,冷风裹挟着军士的低吼声,灌进了空旷的大殿。

身批银灰道袍的长发女子坐在殿中,似是刚刚睡醒还未来得及整理头发,愣怔着靠坐在雪白的坐榻上,仿若一尊神女石像。

“奉圣上之命,捉拿废妃萧长忆归案!”楚莫头戴着盔甲,将他俊朗的面容隐去一半,只有那淬了冰一般的话锋,让人一听就认出是他。

女子清冷的目光映着破门而入的军士们,丝毫没有怯意,“问离,深夜来见姨娘,怎么也不通传一声?”

“你这毒妇人,害我楚家家破人亡,还好意思自称是本官的亲族?”黑甲男子长眉蹙起,双眸射出冷光。

“哦?”那道袍美妇明眸皓齿,看不出喜怒,与往常不同的是,周身却已是笼罩了一层罡气,“楚少卿何出此言,可不要冤枉了姨娘。”

楚莫向后看了一眼。

“大人,这是刚刚在素心公主的寝宫内搜到的!”驹九此时刚带了人刚从素心公主的寝殿内出来,手捧着个白麻布包裹。

素心跌跌撞撞地跟在军士身后,冲到大殿上,对楚莫喊道,“表哥!你干什么?!”

楚莫并未回答,冷冷接过驹九手中的包裹,掷在殿中光滑地面上,白布包裹内滚落出一块雕着龙凤的砚台,“这就是你与歹人勾结,指使苍山派杀害我楚家满门的证据!”

素心听闻此言,吓得半哭半诉跪倒在萧太妃跟前,“母妃,表哥说什么?”

“哼,”萧太妃看了素心一眼,强压下心中的怒火,“一个砚台能说明什么?”

“那这个呢?”楚莫从衣襟里抽出一个扁平的封筒,也掷在地上,冷笑道,“这是你与小人吴治所写的情信,也是你们勾结串谋的证据!你要证据,我还有苍山派两个弟子的证言。”

萧太妃看了一眼散落一地的泛黄纸张,又扫了一眼哭成泪人的素心,轻扶额头叹了口气,“问离,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你为何要旧事重提呢?”

“我与兄长多年来忍辱负重,就是为了追寻真凶,我楚家百口人命,你居然说得这般轻松!”楚莫按着腰间的剑鞘,又看了一眼左右,驹九和鸿十便欲上前,给萧太妃戴上枷锁。

“谁敢动我?!”萧太妃抽回两手,眸中狠厉之色俱现,站起身轻蔑地看了一眼楚莫,“本宫是先皇亲封的皇妃,就凭你也想审本宫?”

“萧长忆,你好大的口气,莫不是连朕也动不得你?”殿外传来一个居高临下的男子声音。

几个小黄门抬着紫金色的轿辇到了素华宫正殿外。

轿辇落下,一身紫金色龙袍的李研探头出来。

天色一轮下峨眉月,月色朦胧。

“参见圣上!”殿外军士齐齐下跪参拜。

李研搀着一个小黄门进入殿中,看了一眼正在对峙的楚莫和萧太妃。

“圣上!”楚莫抱拳行礼,退到一旁。

“皇兄!”素心也如同看见救星一般,大哭着朝李研直扑过来。

李研摆了摆手,免了他二人的礼,又朝站在殿中的萧太妃道,“萧长忆,今日朕亲自来审你,让你死个明白。”

两名军士连忙抬了个铺着软垫的坐榻过来。

李研在坐榻上坐定,缓缓开口道,“十九年前楚家命案可是你指使苍山派的匪徒所为?”

萧太妃抬头,冷眼看了李研和楚莫一眼,心中似有计算,眸中幽深难测,“正是本宫。”

“楚家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下此毒手?”李研接过小黄门递来的茶盏,并没有喝,只轻轻掂着茶盖。

“无冤无仇?”萧太妃侧首看向楚莫,嘴角露出一个瘆人的笑,不疾不徐缓缓道来。

“本宫是萧家庶女,幼时被卖给苍山派,从长安到昆仑山长途跋涉,受尽苦楚。回到长安后,被先帝看中,选入宫中。本以为是上天垂怜,苦尽甘来,谁知李茂那个昏君,只是每日来看我两眼,从来不曾碰我。本宫以为是自己姿色不佳,遭人嫌弃,直到有一日见到李茂对着萧长亭那个贱人倾诉衷肠,本宫终于懂了,本宫唯一的错,就是与那贱人长得有七八分相似!”

“萧长忆,你嘴巴放干净些!我母亲冰清玉洁,与先皇也绝无私情!”楚莫手按着的剑鞘发出嗡鸣声,恨不能将这个毒妇人除之后快!

萧太妃口中骂着先皇和萧长亭,转眼间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从前那个清心寡欲的修道之人,忽然成了个纠结于人世间、红尘中种种欲求的可怜女人。

“楚少卿稍安勿躁。”她看着楚莫冷冷一笑,“本宫在宫中过了四五年守活寡的日子,每日看着夫君对着自己长吁短叹而自惭形秽。那一刻才终于明白,萧长亭不死,本宫就永远得不到夫君的爱,永远不会有子嗣,只能在大明宫内当她的替身、孤独等死!而萧长亭呢?这个贱人却嫁给了举世闻名的贤臣楚兴源!夫妻和睦,膝下双子傍身,正享受着天伦之乐。你说,是不是老天爷不开眼?”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评分 10
作者:意堂主
分类:职场竞争
评语: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
059 焠军
6895 人在追
凌安也知道,这种马有价无市,多少人重金去求都求不到。荣嘉的这些好,她已经没办法心安理得地消受了。“嘉表哥离开金陵已经快一个月,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凌安叹了一口气。“他有什么可担心的。”安度清反倒很无所谓,“那小子运气好着呢,又鬼精鬼精的,荣嘉的这些好,她已经没办法心安理得地消受了。。
第4章 说中了
28763 人在追
(求推荐票票,求收藏~~@_@然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那个被宣称须更新的路由器被更高级别的技术男修复了,前后不到5分钟,吼吼,太给力了有木有?)只是这一天特别的冷,午时没到就呼呼刮起北风,云层渐厚,象堆了一堆洗不干净的旧抹布,变得灰扑扑的,起初还小,只零零星星的往下落,可到了约摸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就纷纷扬扬下起了鹅毛大雪,很快就染白了天地。。
黑化反派来找我算账了
宛童是个女霸总,却明明爱写言情文,她写文唯一的爱好是虐反派!作为一个副业大神作家级别的人物,她笔下无数结局悲、莫名其妙就死的反派。有一天,宛童翻车了了!她往死里虐的反派从书里穿来了,还站在她的面前,说要疯狂报复她。却……男人把她抵在墙壁上,狠狠地地吻住那日思夜想的红唇,漆黑深遂的瑞风眼敢望着她,沙哑磁性的声音缓缓地响了“宛童,我也可以不喜欢你吗?”宛童:……说好的疯狂报复呢?宛童一个豪门小姐,因为新奇的脑回路,忍不住写了一部又一部的狗血小说,每一本书里的男配被她写得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结局悲催凄凉。。
末世宠夫种田
27134 人在追
末世降临到,叶珺孤身转辗在逃往的路上,像一只离群的狼。一直到遇上孙舸,她才有了活一直这样的意义和信念。靠着空间和异能她在末世为他创造出了一个的世外桃源。孙舸青春年少失母,和父亲在末世相依为命,一场变故夺去了一切。或许死亡……是唯一的解脱,但叶珺递过来了他一只手,拉他出了深渊。一缕夕阳透过飘飞的白色纱帘照在叶珺的脸上,而后越过这白皙的脸蔓延到沙发,又跳至桌面最后落脚在地板上。一切都沉浸在一种静谧得接近粘稠的安稳中,倘若再有一本展开的书和一只慵懒的猫,那么生活便如所有人所希望的那样幸福,或者说是小确幸。。
第73章 对刚尸王
29890 人在追
帮着小骷髅干掉了剩下两只袈裟僵尸,沈瑶又开始观察地形。她在多次与游戏中的怪物作战之后,也算总结出来了一点经验。首先,近攻型怪物只能攻击紧挨在身边的玩家。只要怪物与她之间隔着一个物体(包括其他怪和宝宝),它就算再身高腿长,攻击也落不到她身上。她在多次与游戏中的怪物作战之后,也算总结出来了一点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