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她不值这个价?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萧长忆,你看一看你自己,除了那张脸,有哪一点儿很值得父王的宠爱?”李研下巴朝天,轻蔑地睨着萧太妃。”“你住嘴!”萧长忆从记忆中回过神来,冲着坐榻上的李研杀气腾腾,“都是那贱人的错!她死后先皇就回了本宫身边,本宫也才有了硕儿和素心,你还说也不是那“你住口!”萧长忆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冲着坐榻上的李研杀气腾腾,“都是那贱人的错!她死后先皇就回到了本宫身边,本宫也才有了硕儿和素心,你还说不是那贱人的错?!”。...

“萧长忆,你看看你自己,除了那张脸,有哪一点值得父皇的宠爱?”李研下巴朝天,不屑地睨着萧太妃。”

“你住口!”萧长忆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冲着坐榻上的李研杀气腾腾,“都是那贱人的错!她死后先皇就回到了本宫身边,本宫也才有了硕儿和素心,你还说不是那贱人的错?!”

她之前掩去自己的武功,如今暴怒之下发出的杀气震得殿内军士的佩剑嗡嗡作响。

李研却只是云淡风轻地饮了一口茶,“父皇不过是因为伤心才会怜惜你,想不到一切竟是你这毒妇人所为。父皇若是泉下有知,想必都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你恨我母亲一人,为何杀楚家百口,连孩童也不放过?”那一夜的悲惨记忆伴随了楚莫多年,若不是盔甲遮住半张脸,此刻他脸上的神色犹如地狱魔君,让人绝联想不到往常那玉面公子。

“因为本宫恨啊,”萧太妃此刻脊背微躬,鬓发乱飞,仿若一只发怒而又惊恐的恶狼,“恨所有与那贱人有关之人!本宫只恨当年让你们兄弟俩逃脱,才致今日之祸。”

她复又坐上那雪白的座椅,手指似乎要将那雕刻精美的扶手捏碎。

“萧长忆,你想一人担下罪责,是为了袒护这信上之人?”楚莫长剑挑起地上的一片书信,幽潭般的眸子盯着萧太妃道,“恨我楚家的不止你一人吧?”

“表哥,你放过母妃吧!”素心跪爬到楚莫脚边,抓住他的铠甲,声嘶力竭地哭着。

她知道那些东西是从自己的寝宫中搜出来,她从未看过竹筒内的信件,也不知那砚台为何物,只觉得祸事是自己惹来的,顿时自责不已、六神无主。

“素心,此事与你无关。”楚莫扫了一眼近旁,立时就有两名军士上来,也不顾素心的哭喊,将她拉到一旁。

“楚问离,此事是本宫一人所为,至于其他的,本宫不会再说。”萧太妃望着地上散落的书信,愣怔了片刻,又看向素心道,“素心,此事并非你的错,是本宫……将这些东西藏在你的寝房内,若是早些毁掉就好了……”

只怪她一时贪恋,年幼时与那个人一起在昆仑山上的时光,才留下这些念想。

“来人,将萧氏带下去。”李研朝后做了一个手势,两名军士便欲上前拿人。

“慢着,”萧长忆缓缓从坐榻上起身,嘴角诡异地一勾,朝里间道,“晚云,将人带上来吧。”

不多时,管事宫女晚云便押着一个小宫女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那小宫女脸上有些伤痕,双手绑在身后,口里还塞了块巾帕。

“你!”楚莫顿时怒不可遏,长剑指向萧长忆。

“别急啊,”萧长忆低头鬼魅地一笑,复又看向李研道,“李研,本宫看出……你对这小宫女有些特别,虽说不上钟情,可也不似寻常玩物。本宫也是冒险赌上一赌,看你……愿出什么样的价码赎她。”

“你要什么?”李研将茶盏往小黄门手中重重一放,拉下脸来。

方才审萧长忆时,他面色也不曾如此严肃,如今却是冷着面孔,极为不悦。

“哈哈哈……”萧长忆忽然捧腹大笑起来,又敛起笑容,向着面前的年轻君主厉声道,“送本宫出城!到城外城防营中。”

殿中一片死寂,几乎落针可闻。

军士们见李研和楚莫神色冰冷,也都不敢轻举妄动。

萧长忆见没有回应,又使了个眼色,晚云便在朱影的膝盖上一踢,朱影顿时失了重心,向前跪倒。

“快向你的恩主求情啊!”萧长忆冷声道,

长安城防营,都在永王李硕手中,而永王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弑君篡位。

到了那里,自己就安全了,将来永王坐上皇位,自己还是太后。

萧长忆这么想着,嘴角又忍不住勾了一勾。

朱影忍着痛,嘴里塞了东西说不出话来,只勉强抬起头狠狠瞪了她一眼。

萧长忆假装没看见,又扫了一眼殿中的军士,俯身掰过朱影带着血痕的下巴,“啧啧”两声道,“怎么?她不值这个价?”

“问离,怎么办?”李研看向楚莫,后者握着剑的手仿佛随时都要爆发。

“臣亲自送她出城。”楚莫单膝跪地,剑尖朝下,向李研行了个礼。

“唉,”李研面露无奈,朝殿中的军士挥了挥手,素华宫中蜂拥的军士顿时让出一条道来,“萧长忆,你把香兰留下,楚少卿送你出城。”

此时天色微熹,殿外已经有了些许亮光。

“放了她?不,香兰随本宫一同出城,”萧长忆看了一眼殿外,冷笑道,“待出了城,本宫自会放她和楚少卿回来。”

“去吧!”李研又朝楚莫使了个眼色,轻轻摆手。

楚莫便走在前方开路,萧长忆跟在后面,晚云挟持着朱影殿后,四人从素华宫大殿中鱼贯而出。

四人走到素华宫门口,看见小喜子驾着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请萧太妃上车,圣上让奴才送太妃出城!”

萧长忆看了楚莫一眼,又看向晚云和朱影,“让她先上车!”

楚莫只好退到一旁。

晚云挟持着朱影刚登上马车,忽然一柄长剑从车帘中刺出,晚云一时没有准备,还未及喊出声来,便已心口中剑,又被那剑一挑,朝后坠落马车。

“晚云!”萧长忆见此变故大惊。

楚莫并未理会萧长忆,见朱影恢复自由,急忙长臂一揽,将朱影拉到身前护住了她。

晚云的功夫不弱,萧长忆望着晚云的尸体有片刻失神,将将站稳脚跟,脸上掠过一抹惊异之色。

这大明宫中居然有人能在自己面前隐藏气息,且轻易用剑杀了晚云。

虽然晚云方才未有准备,可那马车中的人想必也不是等闲之辈。

还未等她开口问话,一个矫健的身影忽从马车中飞出,身形如长蛇,速度又快如弓矢。

萧长忆抽出腰间的软剑,与那人交手过了几招,发现其招法竟与自己有几分相似,莫非是苍山派的故人?

可她却又穿着宫女服饰,细看之下,此人竟是几日前随香兰一起来到素华宫的小宫女,好像叫玉柳。

“姑娘年纪轻轻,竟有如此修为!”毕竟是上了年纪,萧长忆几招之后已有些吃力,气喘吁吁地问道,“可是苍山派的故人?”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评分 10
作者:意堂主
分类:职场竞争
评语: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
066
066
28052 人在追
在国子监,比在闺阁结交更广泛,视野也更加开阔。至少,在一些大事发生之前,也有几分预兆。譬如,广平王府那些原本在国子监的小辈们,接连好长一段时间位子都是空置的,即便是侍疾,也不该这么久。凌安总隐隐察觉出有什么不对,转瞬间这都到了一月份,她行了譬如,广平王府那些原本在国子监的小辈们,接连好长一段时间位子都是空置的,即便是侍疾,也不该这么久。凌安总隐隐察觉出有什么不对,转瞬间这都到了一月份,她行了及笄之礼,尽管热热闹闹的,场面空前盛大,。
第十七章 郭络罗氏
4557 人在追
“郭络罗家的老福晋进宫说了,是额驸太伤心了,一时忘记了孩子,倒正好说明他与七格格鹣鲽情深……”“皇上您喝醉了吧?”皇太后看孝庄的神色不对,忙打起趣来了,但也给康熙做了一个眼色。这话也说,不是让孝庄找名目生气吗?康熙也不是傻子,小格格养在宫中康熙也不是傻子,小格格养在宫中,总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事情过了这么久,边上的人才敢慢慢的提及,当然宜妃就是最努力的那个。。
互穿后我追到了娱乐圈顶流
青春年少时不能够遇见了太惊艳四座的人,容易忘不掉,放不下。陆满月之时从看见顾西楼的第几眼起,就再也没有放不下他。光芒万丈的少年成了她全部信仰,她疯狂的追逐着这束光之久十三年,一次出乎意料,她与顾西楼交换灵魂,她才明白,原来是光芒万丈的背后满布阴霾和心酸。因为,顾西楼,这一次换我来做你的小月亮吧!点亮你因为未来的漫漫人生路!——陆满月。
网游之超幸运玩家
4391 人在追
【本小说是披着女频文的男频小说!】魏小北满怀欢欣的步入了游戏没想起一进游戏就拥用了99点幸运的人度!她还没开心完就被天上掉下的帅哥给砸的晕头转向。自此这个小帅哥就赖上了她!装备手上,天下我有!幸运的人手上,帅哥我也有!当魏小北我以为能始终这么幸运的人一直这样的时候,没想起自己现在保护好在身后的小奶狗却咬了自己一口!一名女玩家,闯江湖的游戏生活。【本故事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请接受,希望您在游戏里过得愉快。】。
锦心如月
16276 人在追
他求皇帝赐婚,却在大婚之日府上挂满白色纱幔,以丧葬之礼为妻,令她成了全城笑柄。再后来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时,却因伤她太深难以想挽回。皇子夺嫡暗潮汹涌澎湃,她不得已沦落棋子。一场刺杀神秘面纱她的身世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