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各家态度2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二姑家。二姑梅依芳就居住大伯梅永安的对面,嫁的也是大伯的同事。大伯回去的同时,二姑梅依芳也到了家。一进家门二姑父祁华和儿子祁永望便伸着脑袋朝这边看了回去。父子俩是明白梅依芳去干嘛了,这一回去,心里也有些很好奇的问着:“回去了,怎么样了。”梅依二姑梅依芳就住在大伯梅永安的对面,嫁的也是大伯的同事。。...

二姑家。

二姑梅依芳就住在大伯梅永安的对面,嫁的也是大伯的同事。

大伯回家的同时,二姑梅依芳也到了家。

一进家门二姑父祁华和儿子祁永望便伸着脑袋朝这边看了过来。

父子俩是知道梅依芳去干嘛了,这一回来,心里也有些好奇的问道:“回来了,怎么样了。”

梅依芳放下了包,这才说到:“房子分了,签了协议,咱们兄弟姐妹分成六份,平分的,那俩孩子不愿意跟着我们生活,还是住在那儿,大姐平时里照顾一些。”

祁华问道:“你们怎么说的啊,没把孩子逼哭吧,要我说啊,你们就应该缓缓,人父母刚走,你们就要房子人孩子能承受的住吗?”

“那怎么办,小妹和小弟急的很,这四弟四弟妹都还没入土就开始打起了主意,这好不容易办完了身后事,这俩人能忍的住吗?不过还好,我就觉得珍珍似乎是有准备我们会去要房子,只提了些要求就愿意把房子分出来了。”

“什么要求啊。”祁永望好奇的问道。

“房子住到拆迁直到不能住了为止,水电费咱们帮忙交,生活费大姐说一人每月给两百,后来大家都没给,我也就跟着回来了,哦,还有,住下来不给房租。”

这话一出祁华忍不住就笑出了声儿,“不给房租,珍珍真有意思。”

可祁华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珍珍想的真周全,这话不说全乎了,说不定住个一年你那双弟妹真会让俩孩子交房租的。”

梅依芳皱着眉头,有些不爽,“我原本也是想着房子不能让步,这本来就该是咱们的,可生活费或多或少还是要给点,可谁知道,这到最后是一分没给呀,这做的是不是不太好啊,俩孩子现在无依无靠的,亲戚们还这个样子。”

梅依芳的想法很简单,该是我的一分不能少,但不该是她的她一分不多拿,而该她做的她也不推卸责任,这俩孩子本就是弟弟的孩子,不说带回家养着,稍微补贴一下还是可以的,兄弟姐妹间的没必要分的这么细。。

祁永望想的比较简单,“一个月二百块钱真不多啊。”他觉得这钱可以给,他一个月的零花钱都不止二百,这钱给了也能让表妹表弟心里念个他们一家的好,就算不念这个好,二百块钱给了也没什么。

祁华倒是知道这对母子俩想啥,“你妈肯定是随大众呗,大家要给一起给,一群不给她一个人给觉得亏的慌呗。”

对,梅依楠还真是这样想的。

“可是吧,我觉得这点没必要,既然房子都已经分了,到时候生活上俩孩子有什么需要的,咱们可以帮下忙。”

梅依芳本就觉得亏待了孩子,这会子祁华一提她赶紧点了点头,“行吧,这样也行。”

祁华好奇道:“你们这钱平分的,六分?你弟弟妹妹没意见,我怎么想都觉得俩人不会把那一份留给俩孩子。”

“这还是珍珍提起来了,不然这协议不签,要不然你以为那俩人会答应啊。”

……

小姑家。

小姑梅依凡住的也不远,就在大姑家对面那栋楼里。

小姑父王高峰在客厅里就听到了高跟鞋上楼的声音,人还没到门口,他就赶紧将门给打开了,远远的就将人迎进了屋。

见梅依凡满脸的喜色,心里更是一松,人一进门鞋都还没换还,他就忍不住赶紧问道:“怎么样,成了吗?”

“成了,能不成吗?不成今个都不走了,不过吧……。”

见梅依凡吞吞吐吐的王高峰赶紧问道:“不过怎么了,不是成了吗?怎么还不过了呢。”

“哎,你急什么,钱倒是分了,不过这钱分成了六份。”梅依凡故意加重了‘六份’的音,语气里更是为少拿了一些钱而十分不爽。

此时王高峰也皱起了眉头,“怎么分成了六份啊,不应该是五份嘛,这人都死了怎么还能分钱呢,快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说一块儿去了,你偏不让,这一下子损失多少钱啊。”

“你要去也要大姐让你去才行啊,况且大家也都没带人。”说起来梅依凡也颇为不甘心,没再在意这些有的没的了,随后仔仔细细的把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这细节自然也包括了水电生活费啥的了。

王高峰越听越无语,钱还没到手呢就想让他们往外掏钱了,幸好人就这样回来了,这要让她将钱借了出去,他保准这会子就把去把钱给要回来。

可再一想这件事的过程,王高峰注意到了另一个点,他反应过来后重重的拍了几下茶几,气愤地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啊,这小丫头骗子挺能的啊,还能想的到这些细节,她平日里闷声不做气的我还觉得是个老实好欺负的,还真是看不出来心眼子这么深呢,果然会咬人的狗不叫,平日里的演技真行啊。”

王高峰会这样说,纯粹是因为梅梦珍把他想到的所有能弄到钱的路都给堵了个严严实实的了,无论是水电还是房租以及大家分钱的费用,全都堵没了。

他本还打着孩子们去了亲戚家里,屋子空出来他就能把房子给短租出去,虽然钱不多,可到底也是一笔进项。

到时候这钱别人不要他一个人要,如果大家要的话,这钱分了也就分了,总之只要有钱,一分钱那也是钱。

可眼见着也许会进他口袋里的钱这会子没有了,爱财如命的王高峰怎么可能忍的了,当即就骂了出来。

“那你们这就同意了,都同意了,就让他们住了,一分房租都不要了。”这怎么能行呢。

梅依凡也不想,可不同意怎么办呢,“大家都没意见,况且继续待下去说不定还要掏钱出来呢,算了,反正咱们那份是要到手就行了,你也别瞎打主意了协议上写的清清楚楚的,省的到时候又出现什么变数,我看大姐那架式,别到时候真把协议撕了,到时候咱们一分钱都拿不到的。”

王高峰点了点头,“是呀,无所谓了,等拆迁款到帐了,咱们再想办法从她手里把那些钱给扣出来就行了。”

心眼子再深又怎么样,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拧的过大人呢,他想要的钱,什么时候弄不到手过了。

听王高峰这么一说,梅依凡也韵过了那个味儿,是呀,没到手不要紧,钱又没跑,到时候再想办法呗,况且她就不信只有她一个人打这笔钱的主意。

先前心情还有些不美好,现在瞬间就好了起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重生后我靠种田逆袭了

评分 10
作者:秋天的信
分类:休闲美文
评语: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猜你喜欢
001 涉世
22358 人在追
岸边一缕风飘飘荡荡吹过来,带着一丝凉意,撇开马车的帘子,抚在里面瘦小女孩的额上。她还在睡着,正是午后,外面码头喧嚷,却没有让她睡意消减半分。舟车劳顿这么一个月,确实挺熬人的,熬得原本水灵的少女现在面黄肌瘦。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约摸四十多岁的妇她还在睡着,正是午后,外面码头喧嚷,却没有让她睡意消减半分。舟车劳顿这么一个月,确实挺熬人的,熬得原本水灵的少女现在面黄肌瘦。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约摸四十多岁的妇人几次打开帘子,目光关切地望向沉睡的女孩儿,而后和声细气地问一旁赶马的车夫:“劳烦问声,肃国公府还有多远,何时能到?”。
盛华
7651 人在追
一路努力拼搏通关而过,代子监国十余年的李太后,这头跌回了五岁那一年;好吧,只得重新来过一遍喽。新书《暖君》漫画连载中。一眨眼,这宫门已经封闭十年了。。
写在时间里的逆流
15462 人在追
白薇是从外企和咨询公司有过多年从业经验的职业白领,她思维视野开阔,自然灵动果决,虽然当她入职一家传统形式科技创造出企业的时候,她正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勾心斗角的职场冲突,和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的产业变革,让白薇既可以享受一场场异常激烈的战斗,又惊异于人性在正面临绝境时的挣扎…王工是易华的元老了,至少在易华工作15年,平时就是一个闷头干活儿的技术工程师,但是因为一次一起去交通台接受采访,白薇知道了这个北京老炮儿一点也不闷,拉开话匣子且能聊着呢。不过,老王可是地道的老实人啊,平时即便不咋说话,只要你找到他,他也会满脸微笑热情地帮你解决了,怎么就气得变了模样了呢!?。
往前努力一寸光,便多靠近一寸姻
21届京北大学大一新生云兮做为京北第一女状元自然而然会特别注意到从小学初中高中更有甚者是接下来的大学她未曾特别注意到的一个名字宋建军为了努力靠近了云兮精心筹谋了一场接一场精心筹谋的出乎意料从成了新晋校草就再到校园十佳歌手上歌中藏头告白他为了让她特别注意到自己了过去的17年24岁的他们将要再度赶赴各方也许这一次本科毕业典礼上他他不在想用包蕴去间接暗示云兮我爱你,爱了你十三年我从小学就追随者你从名落孙山再到一步步靠近了你的名字我用了十三年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嘛?双眼白里透红的看向台下的云兮__________就吧,让我们用上帝视角看一看这段刻“这还用你说嘛?不是云兮能是谁,难不成是宋建军?”。
青衫誓
1859 人在追
宋归尘拣到一个俏夫君。南宋年间,欢喜冤家杜青衫和宋归尘吃点喝个、甜甜蜜蜜、卿卿我我的故事~凛冬已过,天气却并未和往年一样变暖。。
重生八零做团宠小福宝
末世后,没办法催生出植物也没战斗中力的余暖暖的被被抛弃了,死在了丧尸的口中。再度睁开眼,余暖暖的成了七零年老余家的唯一一个孙女。家人是真的好,家里也真的穷!黄土墙,茅草顶,吱呀叫的破木床。穿旧衣,吃粗粮,个个钱包比脸光!余暖暖的双手双手握拳:身具异能,再次穿越遇团宠,我要发迹致富之路!余家众人:哎呀呀!咱们的暖宝是也不是饿啦?隔壁家刚满一岁的呆宝,望着躺在那里挥动小拳头的暖宝反思:难不成这才是婴儿该有的样子?他是也不是也要学一学?呆宝刚举起来拳头,就被暖宝踹在了肚子上,下一刻四脚朝天。呆宝无语望屋顶,额前的小卷毛轻轻摇晃着:他究竟要切记踹